Jerry走了

呼呼

“妈,Jerry走了!” 女儿一把推开卧室门,急急的把我从床上拉起来!“等等,等等,谁走了?”我揉揉眼睛,瞟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有没有搞错,凌晨一点!“Jerry,Jerry走了!”。我愣了几秒钟,恍然大悟,“哦,Jerry啊。我去看看”

走到厨房,女儿已经把装Jerry的盒子端到了我面前,只见一团灰灰的小小的身子,缩在盒子的角落里,一动不动。我用手指头碰了碰,没有任何的反应。“是走了,扔了吧。“我说,”那怎么行,是Jerry啊,要么,咱们把它安葬吧。“ 女儿抬头看着我,眼睛里水花打转的样子。”你知不知道现在半夜一点啊!“我嗓门儿一下子提高起来。”那明天葬也行。“女儿立刻撅起嘴,不情愿的嘟囔着,”算了,算了,现在吧,放到明天还不臭了。”我脑子飞快的转了几圈改口到。

于是,母女俩穿上衣服,揣着手电筒,拿上铲子,抱着Jerry的盒子,摸索到后院。自打买了这房子,就没半夜一点到过后院,抬头望天,一钩明月歪歪斜斜挂在天上,衬托着黑漆漆的张牙舞爪的树干,甚是诡异,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快,快说,埋哪儿合适?”我催促女儿,这事儿是她提议的,定要她拿主意才行,不然很有可能日后要挖出来迁坟动土。“那,埋玫瑰边上吧。Jerry喜欢花。” 笑话,我心想,总共和Jerry相处了几个小时,你咋知道人家喜欢花?不过想是想,我也懒得争辩,这月黑风高的夜晚,哪有闲情逸致来争执?于是,我赶紧在花边随意挖了几锹,把Jerry放进去,然后把土埋好。女儿不知何时,从兜里掏出来一朵绢花,轻轻的插在土包上。“Jerry,rest in peace, you will be missed“ 女儿神色凝重的和Jerry道别。

说了半天Jerry,大家恐怕只猜出其一,却猜不出其二,Jerry到底是什么?唉,Jerry其实是只小老鼠🐭。最早发现Jerry的,是咪咪。昨晚她一直鬼鬼祟祟在厨房里转悠,这个缝儿瞅瞅,那个缝儿瞧瞧,我们都以为她在检查卫生呢。我承认,我们家窗明几净都只敷于表面,边边角角缝缝啥的从没想过要收拾。惭愧😒

扯点题外话,我家咪咪虽说小时候在外受过苦,但自从我领养了她之后,一直过着锦毛玉食的生活,肚大瓜圆,属我们家长得最茁壮的一位。话说回来,她鬼鬼祟祟没多久,我们就突然看到了上面的一幕👆

来美国后不是没见过小老鼠,以前住公寓的时候,经常看到有小老鼠沿着墙角一溜烟儿的跑过去。但如此近距离的看,还是第一次。这小小的身子骨,实在是。。。太可爱了吧~

“这是小baby吗?”女儿好奇的盯着它。“你懂什么,老鼠都这么大的,肯定是成年老鼠啦。”儿子不屑一顾的回了妹妹一句。“你懂个屁,纽约地铁的老鼠你又没见过,比咪咪都大。“孩儿他爸立刻加入了有学问的队伍。“我可以摸摸它吗?”女儿边说边伸出手。“不行!”我大喝一声:“有病毒!”,“那我戴手套可以吧?”,“别用做饭的手套!”,“它是不是饿了?”,“它吃什么?”,“它是不是想家了?”,“该不是病了吧?,”咪咪不会吃了它吧?“,”咪咪不饿,放心吧。”,“喵~”。就这样,我们一家五口蹲在角落里,守着一只老鼠🐭,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

大家叽叽喳喳了好久,小老鼠半点要撒丫子跑路的迹象都没有,本来还想等它自己主动沿着墙角逃之夭夭,看来是遥遥无期了。于是,大家决定商讨一下小老鼠的去留问题。孩儿爸主张抓了扔出去,女儿表示要领养,儿子看了看老爸,再看看我,说:“举手表决吧”。我想了想,也成,这是民主国家,啥都要民主一下的。“那决定领养的请举手”。女儿立刻把胳膊举过头顶,儿子附议,我从来都站在孩子们一边,孩儿爸自然被淘汰了,他悻悻的站起来要走开,不忘甩下一句让我脊背发凉的话:“小心鼠疫!”

决定领养后,看这只小老鼠格外的可爱了。它真的好小,还没鸡蛋大呢。脑袋占了身子大半部分,后边拖着根火柴头大小的光秃秃的尾巴。“你瞧它,比动画片里的Jerry好看多了!“我感慨道。”那我们也叫它Jerry吧。“ 女儿立刻回复到。这丫头从小缺乏想象力,以前我家养过鸟,我让她给小鸟起个名字,她就叫人家”鸟鸟“,后来领养了猫咪,她就管她叫“咪咪”。好在我们家宠物都不矫情,爱叫啥就叫啥。不像我姐家的猫狗,都起了洋名字,走起路来都感觉特洋气。

名字有了,开始行动。我让孩儿爸腾空了我放文件的塑料盒子,又让女儿把她的旧地毯裁一块下来,再让儿子到外面把花园用的手套拿来,一切就绪!我戴上手套,伸出手,轻轻的抓起Jerry,小家伙乖乖的束手就擒!我把Jerry放到盒子里。它立刻就动起来,跑到角落里面壁去了,就是上面的样子👆

Jerry有了家,大家总算不用蹲在墙角了。我们把盒子放在餐厅的桌上,大家终于坐下来了。女儿不知啥时跑到冰箱拿了棒冰出来,边舔边兴致勃勃的看着Jerry。儿子不爱吃零食,两手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盒子。我这人操心,怕Jerry饿着了,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个扁扁的杯盖给它当水盆。又用牛奶泡了几片cereal当晚饭。孩儿爸这会儿正坐着边嗑瓜子边看电视呢,我让儿子去要了两粒瓜子仁儿,当做snack吧。于是,Jerry算是终于settle down了。

后来的几个小时,两个小家伙围着盒子忙的不亦乐乎,后来终于在我三劝两劝下回屋睡觉了。

再接下来,就发生了最上面的一段,Jerry走了。

安葬好Jerry,我爬回暖暖的床上,孩儿爸懒懒的问了一句“都搞好啦?”,我说,“是啊,安顿好了,小家伙可以安息了。“,”你说你也是,这国内人人喊打的动物,你怎么鼓捣孩子们当宠物养呢。“,我叹了口气说:”不知道啊,可能是我老了吧,善心大发吧“。“我看也是,老了哦”,孩儿爸应了一句,就翻过身睡觉了。

半夜,我梦见回到了老家的木屋,屋里暗暗的,只有几只蜡烛无声的摇曳着。这时,楼梯上面传来了咯哒,咯哒的响动,像极了小脚女人下楼的声音,我好奇的走到楼梯那里,抬起头往上看去,一只跟脸盆差不多大的老鼠,正在款款的向我走来~~~

 

 

   5     
评论 
qing_us  - 02/16/21 22:51

Jerry是一只好可爱的小老鼠,你家咪咪这漂亮。

呼呼 - 02/16/21 18:44

小老鼠蛮可爱的

-- 汉八刀 - 02/16/2021

看上去还真挺像呢!😄

汉八刀 - 02/16/21 18:30

小老鼠蛮可爱的

Kotalpa  - 02/16/21 18:01

我正往绝对素食主义的方向进军。不过先让我在尽情的吃几年海鲜吧 😁🤣🤪🍷

二泉映月 - 02/16/21 17:44

哎,所以我是半个素食者。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