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鼠记 (一)

呼呼

读了我上篇文章的朋友,都知道我们一家五口和Jerry有过短暂的交集的故事。Jerry虽然英年早逝,但是也算是鼠生圆满,有吃,有喝,有房住,而且还备受关注。至今我都经常翻出Jerry的照片看看,缅怀一下他小小的身躯,以及在那月黑风高的夜晚在后院埋葬他的情景。

 

不过啊,老鼠再可爱,也毕竟是老鼠。像Jerry这样长得风华绝代,人畜无害的小老鼠毕竟不多见。绝大多数老鼠都是人类的祸害,要不,当年咱们也不会有除四害的运动了。

说起除四害,和我同龄的小朋友们都应该知道。这场从六十年代初开始的运动,轰轰烈烈的到了八十年代初都没停止过。据说最早的时候麻雀也是四害之一,后来在差点被灭门的时候被平反了,然后蟑螂🪳被加了进来,这个东西确实可恶,加上它我四只脚赞成,我奶奶当年就是因为拍蟑螂的时候把掌骨拍断了,我们家从此和蟑螂不共戴天!

小时候我和爷爷奶奶住在南方的一个城市里,那是一栋有百年历史的古宅,当街是店铺,后巷是民居。房子真的好老好老,里面黑漆漆不说,到处都歪歪斜斜,感觉随时都要坍塌似的。木地板因为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烂掉了,不小心就会踩出个洞来。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家老鼠特别多,如此交通发达的地方,偷吃跑路都极其方便,换了我也愿意住。当年看老鼠从这里洞钻出来,又从另一个洞钻进去,是我小时候为数不多的几个乐趣之一。我爷爷奶奶一开始也没特把老鼠当一回事儿,直到有一天,一只胆大包天的老鼠,居然在我爷爷要喝的粥里拉了一粒屎,这下子可惹恼了我爷爷,一声令下,我们家灭鼠活动正式拉开了序幕。

 

   6     
评论 
伊甸园之丁-40 - 02/22/21 22:30

我特喜欢那种小桥流水人家的地方,去旅游,我更喜欢钻小巷,可惜现在每个地方都在commercial化,那些淳朴自然的地方越来越少。

-- qing us - 02/21/2021

Cabal 在各地的去文化。

伊甸园之丁-40 - 02/22/21 22:29

写得好,生动有趣还有诗和远方。

bjming - 02/22/21 05:48

poor jerry

qing_us  - 02/21/21 23:37

我特喜欢那种小桥流水人家的地方,去旅游,我更喜欢钻小巷,可惜现在每个地方都在commercial化,那些淳朴自然的地方越来越少。

呼呼 - 02/21/21 21:58

期待续集。那种老院建筑真是有特色,现在全是火柴盒。

-- qing us - 02/21/2021

是啊,可惜在网上找不到特别接近的照片。我们家房子和照片里类似,但整洁,干净很多。

qing_us  - 02/21/21 21:50

期待续集。那种老院建筑真是有特色,现在全是火柴盒。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