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一次离奇曲折的车祸。 完全是真事

二泉映月

来美读书第2年,有次晚上约10点,开车回家,在十字路交叉口左转弯时,因为迎面来的车不断,只好等着,等到红灯亮了,迎面来的车停下,我就抓紧这瞬间,左转弯,这时迎面方向窜出辆车,高速穿红灯,猛撞上正在左转的我的车,把我的车撞出十几米,整个车头被切下,对方的车翻了身,轮子朝天滑出十几米,撞路边停住。我眼镜也撞飞了,跌跌撞撞下车去看对方情况如何,只见人都反扣在车里出不来,听见车里传出女人的哭声。这时一辆警车呼啸而至,警察指挥围观的人群合力把对方的车翻回来,从车里拉出2男1女,车里还滚出一堆空酒瓶。警察马上测了对方开车的人的酒精含量,把他铐起来押入警车。这时救护车也来了,把对方另外2人救走了。警察问我你要去医院吗,我当时不觉哪里受伤,就说我没事,警察说你明天会觉得疼的。然后就来拖车把2辆报废的车拖走,大家散伙。出事地点离家不远,我就走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门牙送动了,脸肿了,一定撞哪了,自己都不知道,还浑身关节疼。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不知该怎办,学校外国学生办公室叫我去市政府有关部门看警察报告。去看了,才知道,警察认为是我抢了路,是我的错,给了我Ticket,尽管对方醉酒开车,我开始担心起来。回到学校,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那人是个教师,他说他当时在场,在迎面来的另一辆车里,他看到红灯亮起已经停车,他后面的车绕过他的车闯红灯,撞了我,他认定是对方的错,已经把他所见的报告了警察,警察详细盘问了他,相信他当时确实在场。他劝我对警察的Ticket Plea No Guilty,这样交通法庭会开庭审理这事,他可以出庭作证,我照办了。想请律师,打了几个电话,人一听我没受什么伤都不愿接这小案子。教师又介绍了他的律师朋友来办这事。
         过一个来月开庭。开庭前不久,教师来电话说,对方发现我有证明人,也找了个“证明人”。车祸那地方路口有个麦当劳,对方出200刀收买了一个在麦当劳工作的小子作伪证,让那小子说他当时在场,看到对方是绿灯,这样就算我抢道。那小子拿了钱又多嘴,告诉了在麦当劳工作的其他人,其他人又把这事报告了警察,我的律师打听到这些。开庭时,双方衣冠楚楚到场,我和律师和教师,对方三人和他们的律师和麦当劳小子。对方作证时,我的律师就履行公事的问:你当时是红灯还是绿灯?对方三人给了三种不同的回答。一个说是绿灯,一个说刚转成黄灯,一个说刚转成红灯。他们三人竟然没预先商量过。法官听了就说你们都喝醉了吧。奇怪的是麦当劳小子作证时没人问他是否受贿,大概会另外处理。过场完后,法官马上判定是对方的责任,把我的Ticket取消了。估计因为对方三人太胡扯,还买伪证,法官根本不相信他们。然后我的律师介绍我去他的医生朋友那看伤。那时我其实已经没啥事了,但那医生看出我脖子歪了,需要治疗,治了几次,我觉得实在没什么必要,就叫停了。然后对方保险公司赔了我的车钱外加6千刀,律师拿了2千刀。我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但远远不是。
         几个月后收到对方律师的信,说对方已经另外告了我,因为对方三人都伤得比较严重,要我赔20万刀,要求由陪审团判,因为陪审团有权推翻第一次法官的判决。因为我的保险最多赔10万刀,保险公司通知我说万一输了的话,我自己可能要赔10万刀,所以我最好自己另外也找律师。问了一些熟人,都认为我输的可能大。因为这种撞车一般都判左转弯那方错,且陪审团都是老美,恐怕会帮对方一点。这事现在回想起来并不很严重,因为我是穷学生,就算要赔10万刀,一般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有个同学,在其他州,类似情况,官司输了,赔很多,还吊销2年驾照,后来也不了了之。他现在也买车买房,一点没受影响。但我当时不懂,紧张起来,觉得要倒大霉。等开庭的半年里总有一件事压在心头,生活都暗淡了点,只好听天由命。开庭前一周收到法院通知,说对方因故无法出庭,所以推迟半年开庭。我的教师证人去打听了,说这期间对方犯了什么罪,正在坐牢,所以无法出庭,我做梦也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半年后再次开庭前一周,又收到法院通知,说对方仍然因故不能出庭,根据法律,两次不能出庭,官司就自动取消了。估计对方还在坐牢,我松了口气,但还是担心对方出牢后还会来找我麻烦。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对方再没来找过我,可能他还在坐牢。回想起来,真是奇事一桩。

 0  21     
评论 
蒙城的冰凌 - 05/28/21 20:21

上帝保佑!烂人挺多的。

有言有语有声 - 05/28/21 12:47

这烂人。幸亏还有好人给抵了。  不清楚第一次庭审,是你 pleaed not guilty 是吧。他们出庭是被传的还是自愿? 好像交通庭没有权利发传票还是我错了?难道他们不是单个作证? 后面的听了前面的 还是说不一样的灯? 为什么不传麦当劳工人 ,把贿赂一事放入法庭证词,以防后患?

二泉映月  - 05/28/21 15:28

我有点记不清具体过程了,应该是我先去plea not guilty,然后对方诉我,然后开庭,所有人都到的,对方也请了律师。对方3个先后上台作相互矛盾的陈述说明有些人可以浑到什么地步。麦当劳假证人作证时我的律师完全没问甚至没暗示他是否受贿做假证,事后也没听说追究假证,好像就放过了。

钱百万 - 05/28/21 11:18

那个教师真的是个好人,提供人许多信息。很多明显的出钱买证人,但苦于没有证据,只好认倒霉。我就遇到过。

polebear - 05/28/21 11:04

福大命大的泉版

Komorebi - 05/28/21 01:29

那个老师真好,主动作证。

百乐门 - 05/27/21 23:24

命大福大,老兄自带逢凶化吉功能。

snow_light  - 05/28/21 00:47

+1

夏茗 - 05/28/21 08:11

+2

Kotalpa  - 05/27/21 22:31

想起刚到美国的时候,有一次在local高速上开车,看到一起车祸,不是相撞的那种,而是一个摩托车不知怎么失控了,车手被甩出去很远,摩托车碎片一路都是。我们看到后赶紧停下来,这时候有不少车也停下来,很多人向车手那边飞奔。当时很感动,因为在国内,如果发生车祸,不会有那么热心人帮助的。换到现在,国内不管是出车祸,还是别的原因,哪怕大街上躺了一个死人,路过的人也只是冷漠的避开。

二泉映月  - 05/27/21 21:38

29年前的事。

bjming - 05/27/21 22:21

很真实,美国有这种人,刚从加拿大办到美国的时候,同事告诉我,如果到了allway stop的路口,如果有个明显先到不走,招手让你走,要千万小心碰瓷。

Kotalpa  - 05/27/21 21:31

真是惊险,虽说出了车祸,但是泉班命大福大。倒是提醒我了,现在美国也是人心不古,所以我们还是应该买个车内的那种摄像头,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也好有个证据。

汉八刀 - 05/27/21 21:35

是的,我也是想,如果发生在当下,估计没人会主动出来作证。

伊甸de園丁 - 05/27/21 21:05

想起来魁省N年前一例。老女人半夜酒吧出来酒驾撞死一位少年,不仅没判她,几年后她反过来诉少年家属给她这些年带来了抑郁!她老公是警察。

二泉映月  - 05/27/21 21:08

腐败

心经 - 05/28/21 18:44

她晚上也睡得着觉?

伊甸de園丁 - 05/27/21 21:03

果然奇事一桩。

(多一句嘴,这个经历,你要立刻,马上,现在,静下心,对着上天,说感谢你上帝,造物主,也请你原谅我今天才来感恩!)

二泉映月  - 05/27/21 21:03

哦,好的。

beauchat - 05/27/21 21:32

感谢上帝,保佑了好人。

汉八刀 - 05/27/21 21:35

阿门!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