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琐忆--小孩子眼中的文革:暗流涌动(2)

石头村

其实说到这里,我想起了真有当地农民起来造反的事情。我不知道当时全国别的地方,但在我们那里,我记得就在76年前后,有过不止一起农民造反的事情,但后来就没有见过这种事了。造反者纯粹就是山区农民,头缠红巾,举起大刀长矛起事,口号是要改朝换代,打到北京当皇帝。我记得最大规模的一次发生在下面某县城,当地农民纠合了上百人去围攻公社武装部企图夺取枪支,结果人家一开枪就作了鸟兽散,后来犯事的都被抓起来游街判刑,还有几个领头的被判了死刑。有时甚至就十几个人就敢造反起事。我当时尚幼,实在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造反,只是觉得他们愚昧。我还记得当时将这些造反农民从乡下押到我们小城来游街示众。我在下面看着卡车上的农民,多数人的眼神确实是很茫然的。大家围观看热闹,根本没有人关心为什么这些农民想造反。但现在回头想想,其实不过是民不聊生罢了。可能从他们的朴素思想看来,到了这种民不聊生的时代就是改朝换代的时候了,于是有人一煽动,一群人就跟随了。想起一首歌:上帝保佑吃饱饭的人民。当大家能吃饱饭时,就没有人造反了。

还有一件关于西南王李井泉的旧事。说的是50年代李井泉是西南局书记。由于李的名声不好,在西南局所在地:重庆北碚区选区人大代表,竟然落选了。如果没有入选区人大代表就不能代表当地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去北京开会。于是李又跑到大巴山某山区去让当地人投他的票,没想到山区人民也不卖他的账。这可让李老羞成怒,让当地政府派警察去抓人审判,为什么不投李政委的票,甚至听说还枪毙了一,两个人。威胁之后,再让当地人重新投票,这次倒是无悬念当选了。从这件事我想到的是当时还可以投票选区人大代表,我们在中国的经历就没有投过票。我记得我在中国唯一一次的投票经历是大学期间选过区人大代表,当时是生物系和历史系各有一名副教授参选,我两人都不认识,也不让候选人宣传自己的政见,我当时就在两人当中投了看起来比较浓眉大眼,更像一个正人君子的生物系副教授。从此之后,我在中国工作,上学十多年,再也没有机会投票了,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时候需要投票。如果不需要投票,李井泉也犯不着来那么一出了,直接自己将自己选成代表就行了。

当然大人们有时候也会对当时的中央人物也有不少议论,包括对老毛及江青都有非议。所以我后来对于老毛之死以及粉粹四人帮这些事情都没有感到过分惊诧。我对大人的私下谈话自然是守口如瓶,绝对不会到外面传播的。不过通过这些议论,我知道了不少官方渠道不报道的信息。

 2  6        
评论 
蒙城的冰凌 - 04/13/21 20:01

这50年代还不是那么专制。出生后到出国还真不知道会有选举这事。唉!

石头村 - 04/13/21 22:22

权力的丧失都不是一下突然来的,都是逐步丧失的。50年代好歹还叫人民民主专政,还叫联合政府,6个国家副主席有三个党外人士。还有选举。后来都没有了。

蒙城的冰凌 - 04/14/21 17:31

嗯。步步紧逼,让人民逐步丧失自己的权力。让我们这后来出生的人根本不知道有权力。生而为奴而不自知。

remote - 04/13/21 10:03

唉~

恋子 - 04/13/21 10:57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Kotalpa  - 04/13/21 10:02

我在国内也投过一次票,和你一样,不认识候选人,没有竞选纲领,甚至连照片都没有,就知道是二选一,我就随便勾了一个。

我想文革期间普通老百姓都是很明白的,就是不敢说而已。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我好奇的问我爷爷,刘少奇是好人还是坏人,我爷爷赶紧捂住我的嘴,凶凶的跟我说,不许问!那会儿我懵懵懂懂刚记事,别的事情忘了,但这件事我记忆犹新。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