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琐忆--小孩子眼中的文革:暗流涌动(3)

石头村

 

还有就是社会上很多年轻人因为没有出路,已经开始反叛了。因为时代的原因,我当时和这些年轻人没有什么接触。绝大多数年轻人当时都下乡了。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邻居,其实有不少年轻人,但除了一位在工厂上班以外,其余的全部都下乡了。就像我家隔壁的出身民国名门的老先生,我前面提到过他文革期间从来不与任何人打招呼,每天到家就紧闭门户。他家小儿子就在乡下,从来不回家。当然后来知青回城后他就住在家里,期间与我有诸多交谈,就谈到了很多他当年在乡下的思考。他后来写了一篇长文章寄给他叔叔,当时他叔叔不是《工人日报》的总编,就是工人出版社的社长。大概有些观点在当时可能引起麻烦,所以他叔叔虽然给他回信对他的思考表现了赞赏,但没有在报上发表他的长文。

另外,我与邻居的唯一一位青工也经常有交谈,他虽然没有多少理论根基,但也对当时诸多现象不满。当然,那个时代的青年他们的思想其实还局限在马克思主义的范畴。就像四五天安门事件中喊出来的一句当时著名的话: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要真正的马列主义。当时的反叛者要用真马列主义来对抗当时的假马列主义,而没有认识到真正的马列主义才是一切灾祸的源头。

这些都属于私下的不满,但有些青年人开始组织起来,就犯了共产党的大忌了。我记得我们那里大概是75年,或者76年初,破获了一个反革命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其实就是一群对当时现实不满的青年,用马克思主义去分析当时的政策,并指出当时的所谓社会主义的荒谬之处。当然不久之后就赶上了粉粹四人帮,这群青年也就全部无罪释放了。我不知道这个组织有多少人,其中有多少人当时进了监狱。但组织中的一个主要人物后来成为了全国的知名人物,这个人就是牟其中。

牟其中也算一个传奇人物,算起来是三进宫,这一般人就比不了。90年代初在全国名声如雷贯耳,以其用衣服,袜子从俄罗斯换回几架飞机租给四川航空而名噪一时。后来我在北大还听过他去北大讲演他的构想如何炸毁喜马拉雅让热空气流入以改善青藏高原气候。当然后来又因为南德集团问题又被抓进监狱,他现在的情形了就非我所知了。

他当年刚从监狱出来不久,就开始折腾做生意了。我们家乡位于长江边上,长江上的客轮都要在我们那里停靠。从下游往上走的就基本上就停留两个小时左右让客人上下船,客人可以在码头附近转转。而从上游往下走的船停靠时间就更长了,通常会停一晚上,到第二天清早才离开。所以船上客人可以在江边好好溜达溜达。我们那边的藤椅很受欢迎,经常有船上的客人买藤椅带回家。牟其中从监狱出来后就看准了这个生意,专门从农民那里收购藤椅,然后在江边开了店面出售藤椅。本来买卖做得不错,过几年也许就是个小富翁。大概是有人眼红举报,结果被当地工商机关查抄,并以投机倒把的名义抓进监狱。当然这次同样没有关多久就出来了,不过苦心经营的生意却黄了。

由于在老家进了两次监狱,可能对家乡彻底失望了。于是牟其中就去了京城发展,至于如何在天子脚下十来年闯出一片天地,就非我所能知道了。我们家乡都传言他背后的靠山是王震之子王军,那样看来,不过就相当于一个白手套罢了。南德集团当年如日中天的时候,牟其中用了不少老家的人。我还记得当年家父去北京出差,我去四川驻京办事处探望,就碰到一两个南德集团的人,牛气冲天的样子,嘴里一口一个牟总如何。当然后来牟其中在南德集团内部也学老毛一样大搞个人崇拜之类的都是从报上看到的,不过从当初他的跟随者就可以看到一些端倪。当然这些话题就有点离题太远了,不过能折腾的人大概什么年代都能折腾出一些事情。

 1  1        
评论 
Kotalpa  - 04/17/21 09:59

我觉得能折腾的人骨子里就是要折腾的,想炸毁喜马拉雅山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可惜这个想法太狂妄。😄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