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疫苗这个话题

Biglow

 

这两天的大新闻基本都是交通运输业大乱。西南航空公司的“天气”看来比别的航空公司的差,上千架次取消。是不是这个航空公司飞着什么见不得人航线,所以天气比别人糟糕?10月份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飓风,不知道是啥天气。

众多船只在港口外等待入港装卸。超市里随处可见限购商品。

周日该航空公司的什么工会组织提告疫苗强制令。今天美联航的飞行员也集体提告。前些日子还有军官提告联邦政府。德州直接下令禁止该州搞疫苗强制。佛罗里达则罚款Loen县出名14个不接受疫苗的消防员。等等。

拜登开始催促各州长, 最早在11月份就给从小学起的学童强制疫苗。

疫苗战役即将进入核心战斗。学童开打,就是最后的堡垒争夺。

这两天关于审票的事情似乎又动静不大了。是酝酿大风暴还是自然凉?在DS把持了所有民事资源的情况下,审票这个事情自然难度极大。但是,没有审票,如何纠正,立法预防作弊,确保未来的投票还是屁民们最后的保障呢?如果不能,那么社会就已经进入集权体制了。这种情况下,怎么看都没有了和平翻盘的希望。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现在民攻打民,不就在强制疫苗,气候,以及其它议题中体现出来了么?

没大事就说一下我这两天翻看关于联邦强制疫苗的文件,下面就写一下我这两天的学习心得。在天地否的状态,不指望目前这个联邦强制能在司法系统被系统性纠正。我所希望的是未来玉宇澄清的时候再来算账。这个恐怕会需要那么一二十年时间。

首先这个联邦的强制令有四个。一个是联邦雇员,必须接种。这是第一波。目前我只看到两个诉讼。第二个是联邦的合同工和公司,必须提供安全工作场所。由联邦的一个Task Force补充一个文件来规定实施细则,有三条,第一条就是全员接种。这个也是为什么所有的航空公司以及其它一系列大企业要求12月8日前完成全员接种的来由。第三个,就是拜登宣布的100人以上的公司需要全员接种。这一个,到目前为止,没有签字画押,所有其实没有任何企业执行这个命令,24个州DA准备提告这个命令,现在无从下手。第四个比较特殊也是最早的。是OSHA的ETS,要求医疗机构人员全员接种。这个目前受到的法律挑战比较多,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医院双空(人空床空),但是没床位。

关于可以回避接种的理由,主要是身体健康问题和宗教信仰,别的理由几乎不能得到豁免。身体健康问题比较需要自己医生的配合,也因人而异,我就不评了。宗教豁免的条件,是很苛刻的。比如信基督,那么平时去教堂的考勤就重要了。这里的关键是虔诚与否。如果不够虔诚,那么很可能被拒绝。某些教明确了不接受医疗介入,这样的教徒容易被豁免。当然现在才开始信不是说不允许,但是我的观点是,如果为了豁免接种而开始信,那就请坚持下去,不要停留在口头上。此外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疫苗研发和生产使用堕胎细胞的问题。你可以以延申的宗教权利保护来声明以个人的道德观念,不接受这样的产品。但是,请你也在以后不要再碰如阿司匹林,泰诺,Mortrin, Claritin等常规的非处方药(有28种,自己去查)。这些药的开发或生产都用到过堕胎细胞。GWU的研究阿司匹林不是被研究出来能有效减少中共病毒的死亡率和重症率吗?那么我们不能一方面鼓励大家使用,一方面声称宗教原因来豁免接种。总之,使用宗教原因,是考验人性的一道大题,请大家慎重。

关于这个挑战联邦的命令的司法门槛,是在于1905年麻州的Jacobson vs. Massachusetts的高法的案子,高法允许麻州全民接种的命令。其它还有一个案子,是高法允许给弗吉尼亚的一个精神病妇女强制绝育以防止繁衍下一代。这些就是联邦政府下令的司法依靠。换句话说,高法的案子,很多也是判得非常离谱。这个也是很多律师不愿意接案的原因。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中,我觉得司法挑战,下级法院搞3-5年,如果政治环境变化,那么进入高法还有希望,否则仍然是渺茫。其实这个问题也是个二难:强制接种和禁止堕胎,二者可以互为矛盾。但是,麻州那个案子,被联邦政府引用是有缺陷的。案子的判决,是基于州层面的。这个权力仅限于麻州,联邦,别的州并非自动获取等同权力。所以在当年麻州州内一边倒的情况,高法给予麻州这个权力(等着吧,麻州人世世代代的梦魇)。而在其它州以及联邦,一边倒怕是做不到了。所以如果再来个进高法,恐怕高法直接不敢接案,这个是过去几个月的常态。

所以我能看到的最终极的反制证据,两个:一个是本次大流行被人为夸大。第二个是疫苗的功用被夸大,危害性被隐瞒。还是那个结论,在现在的政治大环境下,DS制造出这么一场灾难,不达到目的不会罢休,那么这两个DS的基石,目前很稳固。

所以我学习心得,就是司法挑战仍然可能,但是目前胜面不大。整个事件是个政治事件,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不然就得把这头猛虎拍死。反对强制疫苗本身,也是一个政治表态,必须上升到这个高度,因为承受的是政治后果。那么接下来反对强制的人所受的打击,也不会仅停留在经济层面。所以走出这一步的人,是真正的英雄,他们克服了内心的各种犹豫不安和压力。军人,警察,消防员,医务工作者,飞行员,等等。这些原本被社会普遍信赖的职业人群,第一波被打击。这难道不是当代社会最大的讽刺么?

最后我说一下我的应对吧。我之前在K坛提过,我不会用宗教原因,也不会用医疗原因。我可以申请豁免,但是理由一定是硬碰硬的被拒绝。首先我还是强调我的态度。我不反对疫苗,但是反对强制疫苗。换句话说,如果有批准的疫苗,我可以视情形接受接种。那么目前市面上的三种疫苗,都是EUA。Comirnaty, 如果市面上有,我可以接受。原因是目前的三个疫苗由于有EUA的保护,实质等同实验疫苗。而联邦法规定接受实验医疗手段,必须第一本人同意, 第二必须是本人自愿。那么目前的强制,就是违反了联邦法。

Comirnaty和Pfizer 功效等同,并不表明法律效果等同。这两天公司经理通气会,主要就是教经理们如何传达和处理强制令带来的可能问题。有经理就问,如果接种疫苗受害,谁负责?回答是第一疫苗是安全的。第二如果有副反应需要医疗,可以通过医疗保险。第三公司提供休假。看看,没有一个实体会承担实验品带来的副作用,特别是长期的副作用。

所以,我不接受强制的实验用疫苗。

好吧,我的应对呢,对于头脑灵光的人来说,肯定是愚了点儿,鸡蛋碰石头么。不过没什么,这个千年大劫,外在的和内在的考验都会有,越是这种时刻,我越是会选择诚实和本心,因为不这样的话,我今后都要在做戏中过活。

很多网友说小心应对,日后可以打官司捞好处。我的看法是这个可以准备,但是不是未来的依靠。应对当下的危机,恐怕是最紧要的。丢掉工作不可怕。DS对学童下手,才是最卑鄙下作的招数。偏偏我们应对的招数有限。

 

 3  7     
评论 
顾绣 - 10/14/21 22:25

绝对不愿打第三针,每隔6个月打一针,没病也要打出问题来。还是自己多注意加强免疫力比不停地打疫苗安全。

云卷云舒 - 10/13/21 22:10

选择诚实和本心,👍

水明善 - 10/13/21 16:46

打官司得好处就算了,现在就是当年曾国藩的一个字:挺。

不过,我以前还真的不知道,居然有这么多常用药用了这细胞,以后,希望自己和家人能够小心避开,实在是感觉不好哎。

石头村 - 10/13/21 13:54

我以前的观点是疫苗的有效性有待观察,副作用也不了解。但经过过去这几个月的情况看来,第一是疫苗效率绝对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从英国及以色列,以及要求打第三针就可以看出来。任何有免疫学知识的人都应该知道的一个常识:任何抗体都不能在没有刺激的情况下长期保持高水平。疫苗免疫的机制是形成免疫记忆。所以时间一长,抗体水平下降就不能起到保护作用基本上就是愚弄群众的说法。我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这是一个失败的疫苗。也许打流感疫苗就可以取得同样的效果,或者去定期注射免疫球蛋白。至于目前广泛关注的血栓问题,本来应该受到医学界的关注并进行研究,但在目前形势下似乎没人去研究。

就这么一个疫苗还要强推,这后面显然是有一个大的推手,绝对不是医药公司的能力可以推动的。其实美国宪法的根基就是保障个人自由。即使一个技术上完全没问题,绝对有效的疫苗,个人有没有选择不接受,实际上就是对美国宪法保障的个人自由的考验。

公说婆有理 - 10/13/21 13:28

不是已经有药了么,怎么看都不需要强制疫苗。

南半球夜猫  - 10/13/21 18:24

强推疫苗一开始逻辑就不通,一个EUA疫苗,risk未知但不让人选择,任何角度都说不过去。后面一定有目的,但我想不出来会是什么.....

Biglow - 10/13/21 19:36

至少是钱吧。你看FDA把Moderna和JJ的疫苗Booster挡住,但是给Pfizer 开绿灯,是不是很魔幻?

不过,等真的Comirnaty上市前,Pfizer一定会公关政府取消强制的,要不然就是永远不会有Comirnaty上市,比如那个厂漏水了,进耗子了,生产前体短缺等等。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