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回归

Biglow

最近相对比较忙,虽然自从公司发出强制令后,我基本处于躺平状态,不过呢,还是需要装模做样两个月。临近节日季,要开始收拾办公室腾笼换鸟了,同时要把很多手上没结束的东西转出去。突然发现手上攒的事情不少,都转出去颇费一番心神。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一是享受年终节日气氛,另一方面则要找下家,写评论呢,我就尽量简短一些。

昨天枕头哥跟Trump面对面采访,不像MSM采访那样需要快节奏,而是象朋友坐下来聊天这种形式。其实该说什么这俩都知道。不过,这样的形式可以突出重点,突出思维活动的过程。所以真正有深度的采访都是这种形式。当然昨天的节目时间比较短,所以话题并不多。基本上,这个访谈透露的信息,一个是2020 大选舞弊的事情,必须追究,另一个是不能等到2024年,那个时候国家已经给败光了。第三个就是一定要夺回国家。这三点都是连在一起的。还有第四点,就是德州和佛罗里达这样的州,也要调查舞弊情况。

这几点都不新鲜,但是都很重要,也符合我们认定的2020 大选,最终要解决的是选举舞弊这个核心问题。特别的,舞弊必须被纠正,不能等到下个大选,符合我之前确立的时间期限。每一次大选都是给前一次大选盖上合法的图章。那么这个纠正,就必然需要发生在明年中选之前。 中选前重点纠正,中选后全面纠正,大约应该是这么个路线。否则,2020 年来大家受的苦难,将永无止境。

我今天这个论述呢,估计很多网友又凌乱了。不是前两天还在说中期选举后回归的吗?好吧,我承认这中间是有思维跳跃的。不过呢两者不矛盾。那就是,回归必须依靠一个合法的途径。中期选举后纠正是一个途径,不一定最好,但是不是最差。最差的是军队走向前台,然后军管,把老头推上位。其次是军管后重新选举,然后老头复位。为什么说这是次差呢?只要军队走到前台干预政治,都是后患无穷的。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白帽子在背后抽干沼泽,那么这个空架子就倒塌了,提前中选也是有可能的。这个需要法院系统来监督或者立法体系特别议程,不是不可能,但是概率相对较小。还有就是抽干沼泽后取消认证,仍然是这样,概率比较小。不过昨天的访谈,重申了夺回国家和纠正舞弊,那么这最后两个可能性比较小的选择,会不会变成大概率事件,拭目以待。

这里我关于敲打德州和佛罗里达州,大家是不是觉得林大律师的角色跟先锋官类似?林大律师率先甩出调查大选舞弊这个试金石,然后敲打这些看似大红的州长。现在Trump也开始下毛毛雨了。德州佛罗里达都搞了(未来)选举诚信法案。但是这些法案不追究前事,那么就很有可能包藏毒丸。特别是德州,这些年被抓的舞弊者众,需要系统性追究。

昨天法院把最近众多的对OSHA的强制令的诉讼并案,抽到第六巡回庭一并审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变数。一方面,并案审理对OSHA来说是重大利好,这样不用疲于应诉。另一方面,第六巡回庭未必如第五巡回庭一般对疫苗强制持强烈反对态度。这两个变数,都是对联邦有利。总体来讲,各地的诉讼并不是最佳的策略。其实这个强制,怎么说都是有时效的,最佳策略就是拖,拖到Corminaty上市,Pfizer自己都会要求不搞强制。如果说拖的话,那么就是今天一个名头提诉讼,要求暂停执行,这个案子黄了再换一个名头换个州提诉讼。所以策略上来看,似乎二十多个州先输一筹。再说,手上有好牌,也不需要一次出尽。否则万一高法蒙起眼睛乱判,那么以后美国就真的实行联邦可以随意实施疫苗强制了。这个后果其实很可怕。希望我的担心多余。但是,我实在有些担心,因为下一次放毒,已经在预言了,今天报导说发现天花病毒,应证前几天盖茨放风。下一次未必是天花,但是喊几次狼来了,狼真的会来。

 

 

 3  2     
评论 
Ares - 11/17/21 12:05

OSHA停止强制疫苗了

Biglow - 11/17/21 12:34

拜登有3个强制令,OSHA这个是最容易扳倒的,还有两个比较难:政府员工(涵盖军队)和政府合同工;医疗系统。

就是这个OSHA的强制令,放到第六巡回庭,我还是有些不安的。并案以后审理会加快,和原先预期的拖延战术不符。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