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 危机

Biglow

这两天属于搬家后遗症发作时间,一个是人很疲劳,另一个是工作上的事情要重新抓起来,所以写博也不是很规律。另外由于后遗症,看新闻也不是很全面,所以出产比较低,质量也比较差,还是请大家见谅。

这两天的新闻是2A方面。在DS制造了30多年恶性枪击案之后(看我之前的评论),终于,关于对2A限制的抵抗被突破了。之前DS的演员们含情脉脉,只是争论,少有落笔的法案。这一次算是突破了一步,通过了一个法案,主要内容是红旗法,就是家人或朋友可以举报某些人神经不稳定,那么这个期间政府可以把枪暂扣。关于这个红旗法,我在两三年前曾经评论过的,那个时候是持支持态度。不要吃惊,在没有看到大规模舞弊之前,在觉得政府权力还有办法被限制的时候,红旗法案其实有其合理之处。因为持枪的神经病总有,所以社会监督是成本最低也最有效的办法。但是经历了2020年以后,看到了这种不受限制的权力膨胀,看到了各种阳谋之后,我对任何政府出台的限制性法令都持警戒态度,大比例持否定态度。因为很简单,醉翁之意嘛。

对于法案本身以及延伸的含义我就不多说了。各种评论都有,大家自己体会。我就说这个时机问题。本次法案,有14个RINO投票赞成。说明了几件事情。第一个是原来发生枪击案,各种争论归于无疾而终。而本次则立刻通过法案,说明这些演员知道去日无多,已经没有时间做像过去那样的以10年为时间段的铺垫。甚至连一个月都等不了了。第二个,就是现在觉醒的人很多了。像我这样的思路的人不少,所以必须趁红旗法案上有一些民意基础的时候,赶紧通过,不然连这些基础都没了。第三,这个法案是否能最终成立,也还是个未定之数。今日高法裁定,纽约的限制发放持枪证的法令违宪。这个应该是给拥护2A派一个思路,还是可以通过联邦诉讼来推翻这个立法的。虽然美国现在的司法体系绝不能被信任,但是打个官司拖时间总是可以的。当然这个也同时指向中期结果。如果中期不能全面拿下众院,那么很多事情就只能靠军队来解决。军队这个选项是否是有效选项另当别论,最起码选择这个选项会后患无穷。这个结论我在伪拜“执政”前就已经分析了,不再赘述。当然,从议会迅速通过红旗法来看,我更觉得DS去日无多这个可能性更大,什么时候你见过议会对这种议题能这么迅速通过法案的?特别是参院共和党一众大佬表态支持,这个很不寻常。

媒体方面一切照旧,不过TruthSocial将在一个月左右时间推出Android 版,目标到时候达到推特用户数的一半。这个应该是个可喜的一小步,如果做到了的话。媒体战线俨然成为第一权力(伪拜是媒体宣布的总统),一定要掌握于资本之外。

伪拜的伪司法部长窜访乌克兰,干啥去了?是不是帮最近窜访乌克兰的美国洗钱帮政客擦屁股去了?我看像。不过司机总统仍然穿着绿汗衫接见,我就纳了闷了。这厮真的就这一件衣服吗?还是把以前横店的图片视频拿到现在放?

默多克再次离婚,也是值得一提的媒体事件。默多克应该是早都没有什么性能力了,为啥还热衷结婚?找个保姆不是更方便吗?道理很简单,就是为了钱财转移。媒体帝国的掌门人忙着钱财转移,是不是暗示着什么?

早上起来看到个黑色笑话。说是青岛市一个街道办下文件,凡银行有巨款但是没有二套房的,算是恶意不买房,要被谈话。这个事情虽然极端了些,不过还是可以看出中共治下的中国将会驶向何方。我庆幸逃离了那片土地。但是,美国也有走到那个境地的危险。本次对2A的侵蚀就是千里蚁穴。

 11  0     
评论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