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话不打草稿

Biglow

J6委员会推出个紧急听证会,说是有惊人的新情况。结果有个叫Cassidy Hutchinson 的白宫服务员出来作证,说是J6当天,老头做完演讲后怒不可遏,决定座驾去冲撞国会,为此跟总统座驾的司机抢方向盘,给特勤人员摁住了。其它的一些花边我也就不多说了,比如往墙上扔盘子什么的,反正呢继续妖魔化Trump。

这个事情呢已经发酵好几天了。自打我不做每天新闻评论后,基本上是做旧闻分析。这个有个坏处,就是好些挂低枝儿的果子早就被抢走了。好处呢,就是我可以说说大家没说到的地方,能显得我高明一些(不厚道地笑笑)。开玩笑了,不过这个事件确实有写东西值得好好琢磨一下。

首先呢,这个证词不到两个小时就被翻转了。特勤局当天当班的和司机都声明可以作证没这个事儿。当然J6委员会肯定不会主动要求这俩部门作证的。接下来深挖就是当时Trump坐的是SUV,不是总统野兽。不管怎么说吧,Trump能主动离开白宫,而不是发动军队搞军管(林肯先例),他至于去驾车冲击国会吗?有用的方法有得是,驾车冲击,真真是没见过世面的谎言。这是一。第二是在这个听证之前,Q发了一个帖子,特别提到Hutchinson。这个就非常有意思了。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听证是被迫让J6来搞的。J6委员会里面资深议员不少,难道不知道听证之前至少应该了解会说什么内容吗?特别是这种安排好的证人来泼污水,难道他们不知道会说什么吗?不可能。那么如果不可能,这个听证会的举行,就是为了彻底毁掉J6合法性的一个过程。而这些委员还不得不配合走完全过程。所以Q的这个帖子,基本证实我的推测,Q再次出现是进入了实际操作阶段。当然孤证不立,咱们看看后续会有什么新鲜事。

如果Trump抢方向盘的话,当时车里应该是这样的景况。

https://twitter.com/i/status/1542320284216299526

话说这个Hutchinson应该是宣誓作证的吧?那么她日后会不会被追究?

还有,Flynn参加这个J6 听证,援引第五修正案回避作答。我说呢,有种的就不应召。应召但不作答,这个不是爱国者所为。应召就是怕在被抓起来没人能豁免他;而援引五修,不过是暗示这里面有猫腻,但是因为我是证人,不做对自己不利的证。看懂了吗?真正的爱国者,会这样配合J6 吗?

Epstein的老鸨被判了20年,是轻是重,大家自己思量。在中国这个是仅次于死刑和无期的量刑了。但是在美国似乎没有判到35年,算是从轻了。不管怎么说,算是司法体系开始对高级交际圈有实际行动了。

今天高法又出来两个判决。一个是判决EPA滥用权力,另一个判伪拜政府可以终止Trump的滞留墨西哥待审的命令。乍一看,高法又在搞平衡,一正一负。其实这两个判决说的是一回事,而且应该是正方面的。那就是行政权力过度膨胀,要压缩。不能因为Trump的行政命令是正确的,就可以绕过立法程序。而且,通过立法确立,要持久得多。当然,在正常社会里,这个是没有争议的。但是在现在这种特殊时期,我们还是不要对高法抱太多期望。毕竟整个体系都崩坏了,高法并不可能独善其身。至于这两个案子的意义,我以前都评论过,我现在的评论也不过是挂低枝儿的果子,早被别人抢先了。

土耳其在伪拜的斡旋下同意让芬兰瑞典成为北约国家。这个事情对俄罗斯会产生压力,但也仅仅是压力而已。俄罗斯不去惹这两个国家,这俩国家也不会主动去惹俄罗斯。土耳其在这个过程种兑换筹码,算是有一次挽救埃尔多安的政治命运而已,仅此而已。美国不是已经通过CNN表达了乌克兰要重新定义胜利的含义,即接受乌克兰国土面积缩小的现状了吗?

Childers律师早间报道,说Pfizer花了11个米在迈阿密游艇开豪华聚会招待哥伦比亚总统候选人,并配视频。这个仅仅是游说吗?在大公司每年都有Ethic 的Training,这个招待政府人员,远远超过合理范围,难道不是行贿?Pfizer举行这样的行贿多少次?有多少国政要被行贿?当然在美国,方式更隐蔽,比如支付专利费用啥的。

Childers 律师的另一新闻非常乍眼。那就是世卫提高猴痘的疫情的级别。猜猜怎么着?梵蒂冈是人均感染率最高的地方。猴痘是个啥传染途径?这个世卫为了配合DS的议题又搞出新疫情,是不是不小心泄露了点儿啥?自己想吧。

 7  4     
评论 
wjmama - 07/01/22 07:31

Flynn必须应召吧

Biglow - 07/01/22 09:10

没有应召的比应召的多。

当然Flynn已经算不上什么了,伊万卡不是也参加听证了么。

lakelavon - 06/30/22 21:53

Epstein那件事,公众需要的是客户名单

Biglow - 07/01/22 09:09

萝莉号的飞行Log相当于是妓院的入门登记,现在需要的老鸨的账本。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