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地理杂志 - 中文网

  Back to RSSHub
力抗海平面上升 荷蘭科學家提永續「雙重堤防」 防洪又創造經濟價值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 WWF)委託編撰的一份報告,雙重堤防的設計能讓潮水停留在兩個堤防間的「緩衝區(transitional polder)」,可有效防禦上升的海平面,是永續、自然且經濟的氣候調適方案。

雙重堤防可以保護海岸免受海平面上升的影響。照片來源:WWF(CC BY-NC 4.0)

雙重堤防可以保護海岸免受海平面上升的影響。照片來源:WWF(CC BY-NC 4.0)

雙重堤防帶來有價值的泥灘地 成本反較傳統堤防低

來自NIOZ荷蘭皇家海洋研究所的作者計算出在荷蘭西南三角洲沿海岸部分地區導入這種設計的可能性。目前常見的傳統作法是增加堤防高度,但這會導致內陸的沉降和淤積,相較之下,以緩衝區為基礎的沿海防禦技術成本更低,因為兩個堤防之間的緩衝區有其特殊經濟功能——留下有價值的泥灘腹地。

即使既有的堤防上有了開口,使潮水得以進入,第二道堤防仍然可以阻止海水入侵。這第二道堤防的高度跟成本都可以比原有堤防低,因為海水經過第一道堤防時已經失去大部分力量。

由於每次潮汐會帶來泥沙淤積,這兩個堤防之間的陸地將緩慢上升,在某些地區每年甚至可長高3~5公分。半個世紀後,兩個堤防之間的土地可高達3公尺。這擴張的土地可用於水產養殖和耐鹽作物的種植。之後,肥沃的海泥可再次用於一般農業活動。此外,緩衝區也可以設立自然保留區,供水鳥以及其他依賴潮間帶的動植物棲息。 

雙重堤防增強了抵禦海平面上升的能力,緩衝區也可以設立自然保留區,供水鳥以及其他依賴潮間帶的動植物棲息。 照片來源:WWF(CC BY-NC 4.0)

雙重堤防增強了抵禦海平面上升的能力,緩衝區也可以設立自然保留區,供水鳥以及其他依賴潮間帶的動植物棲息。 照片來源:WWF(CC BY-NC 4.0)

防洪之餘 緩衝區還能促進經濟發展

荷蘭澤蘭省1953年曾發生嚴重洪災,將土地變回海域是一個敏感的問題,在進行Hedwige-Prosperpolder雙重堤防計畫前經過一番冗長的討論。 

「雙重堤防間的緩衝區,最重要的目標是防洪,緩衝區土地只是暫時被水覆蓋。」 該報告的作者之一、生態學家吉姆.范.貝爾岑(Jim van Belzen)表示,「在這段期間,緩衝區可以產生大量經濟價值,例如養殖貽貝或海蘆筍,自然景觀也為旅遊業帶來利多。因此,緩衝區的成本效益比增加堤防高度要好得多。」

經濟顧問格洛夫.里恩斯特拉(Gerlof Rienstra)表示:「除了成本效益外,緩衝區還能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投資緩衝區新型態經濟活動,如耐鹽作物、水產養殖、自然環境娛樂休閒活動和農業等,都能長久增加經濟價值。」 

作者認為,由於海平面持續在上升,最重要的是立刻開始導入這類型的防洪,而不是把目標設定在30年內完成就好。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Posted on 26 February 2021 | 10:37 pm
如何避免在錯誤的地方種植錯誤的樹種? 英國皇家植物園教你十大守則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以安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每年都有一片與丹麥國土大小相當的原始熱帶森林遭到破壞——隨著氣候變遷加劇、生物多樣性下滑,世界各國對造林的重視程度隨之提高,不過該如何避免在錯誤的地方種植錯誤的樹種?科學家今年擬定一份「造林十大黃金守則」(10 Golden Rules for Restoring Forests),幫助民間、企業和決策者,讓造林效益最大化。

科學家提出造林十大黃金守則。照片來源:邱園

科學家提出造林十大黃金守則。照片來源:邱園

氣候變遷和棲地消失嚴重威脅生物多樣性,人類活動讓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加速釋放到大氣中,導致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自然棲地的消失更是不曾停止,儘管世界各國致力阻止,仍持續惡化。

造林,復育近期消失的森林,不僅可以保護生物多樣性,還能從大氣中清除大量二氧化碳,抗衡氣候變遷。然而,當人們在錯誤的地方種植錯誤的樹種,很可能弊大於利。

一份由英國皇家邱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簡稱邱園)和國際植物園保育聯盟(Botanic Gardens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BGCI)領軍的最新研究,彙整「造林十大黃金守則」,藉由這十項要點,可以恢復全球數億公頃的森林,並為人類和地球提供長期有效的利益。

一、現有森林優先保護

每年都有數百萬公頃的森林遭到破壞,隨之而來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則難以透過造林來抵消。這些遭破壞的森林往往需超過100年才能復育;因此,在種植更多樹木前,現有的森林應優先保護。

政府和企業應規劃和建立更多的保護區,來保護現存的森林;並立法禁止濫伐森林。同時,在地社區可集中力量處理森林砍伐的主要因素,例如火災及過度畜牧。

二、與當地居民合作

若要造林計畫成功,與當地居民的合作就不可或缺;缺乏當地的合作夥伴,往往是造林計畫失敗最常見的原因之一。

與當地居民合作不僅能促使造林計畫獲得長期成效,還能透過整備土地、植樹和維護森林等勞動,為當地社區創造就業機會,並為那些以永續森林作為發展目標的企業提供商機。

三、盡可能復原生物多樣性,達成複數的目標實踐

造林計畫應旨在達成多項目標,例如減少碳排放、保護物種、為當地社區帶來經濟價值或提供生態系效能(例如穩定水資源系統)等。值得注意的是,若能恢復生物多樣性,要達成上述目標將更加容易。

就恢復生物多樣性的觀點而言,訂定長期的原生造林計畫或重建過去既有的森林,遠比僅僅種植生長快速的樹種更為有效。

此外,原生造林計畫還可以捕捉更多碳排放,增進生態系服務(例如防洪),並提供各式各樣的工作機會(例如能永續收穫的森林產品和生態旅遊),使當地社區在經濟層面上受益。

位於泰國北部南邦府的石灰岩礦場,成功恢復過去森林樣貌。圖片來源:Siam Cement Group and SE

位於泰國北部南邦府的石灰岩礦場,成功恢復過去森林樣貌。圖片來源:Siam Cement Group and SE

四、選擇適合的區域復育森林

造林的最佳地點是先前就孕育過森林的土地,且必須避免草原或溼地等非森林地,因為這些地貌已發揮固碳效用,尤其是土壤中的碳。

需特別注意的是,若選擇已在進行農業活動的地區推動造林計畫,恐導致其他森林地遭到砍伐。

此外,將已復育的森林地相互連結,或擴展到現存的森林,能幫助新生森林地自然更新,並擴大現存森林的規模,進而全面提升生物多樣性。

最後,也可根據生態系所提供的地貌或效益,來決定造林的地點,例如休憩場所、野生動植物棲地、乾淨空氣或遮蔭等條件。

五、盡可能以天然林進行復育

天然造林,意謂著天然森林在廢棄的土地或劣化的森林地上重新生長,這樣的做法比人工造林更具經濟效益且有效。自然再生的天然林,固碳力是人工林的40倍。

此外,這種自然方法最適合輕度劣化的森林地,或是附近有種子源的現生森林。

六、選擇能讓生物多樣性最多樣的樹種

當大自然無法自然復育,需要人工造林來復育林地時,選擇合適的樹種至關重要。

人工造林時應混用多樣樹種,盡可能多用本地的原生物種;並在可行的條件下,使用稀有和瀕危物種。

由多樣樹種組成的森林,更能保護生物多樣性,並為野生生物創造棲地、吸引種子傳播者和授粉者,也更有抵抗力應付疾病、火災和極端天氣事件。

此外,最適樹種也要能與其他生物共構互利關係,例如真菌、授粉者、和種子傳播者。會佔據天然棲地的入侵種則應當排除,否則反而與原生種競爭、降低生物多樣性,且使水資源更難取得。

七、使用能適應氣候變遷的樹種

使用具有適當遺傳多樣性程度的樹木種子或幼苗非常重要,如此一來,才能確保他們適合所種植的區域或當地氣候。這樣的做法能提升造林對蟲害、疾病和長期環境變遷的適應力。

八、事先計畫

從收集種子到植樹,必須使用適當的、最好是當地的基礎設施和種子供應鏈。

在復育計畫開始之前,就應當事先決定種子或樹木的來源、種子庫和繁殖作業所需的設施及各項協議。

此外,提供與收集種子、清潔和儲存設備及作業相關的教育訓練非常重要,並且要與當地居民合作,因為他們具備辨識和定位目標樹種的珍貴勞力資源和專業知識。

九、做中學

在開始復育計畫前,應先諮詢現有的科學和地方知識,來協助樹種選擇等決策。在大規模技術應用前,建議先進行小規模試驗,以確保使用了正確樹種,並事先確認樹種的有效性。

此外,應定期監測各項關鍵成功指標,例如瀕危物種的復育,以監控生態系統復育狀況,讓專案經理能做出相應的調整。

十、確保經濟來源

為了確保造林計畫的永續性,必須創造各種收入來源,使不同面向的利害關係人皆能受益。這些經濟來源包括:

1. 碳權:一種允許國家或組織排放一定數量二氧化碳的許可憑證,若未使用,則可與需求方進行買賣交易。

2. 符合永續生產概念的林木產品。

3. 生態旅遊:一種盈利的地方收入來源,可直接賦予生物多樣性價值,並從中獲得經濟效益。

泰國一處造林前(左)和復育後(右),可從照片中彎曲的小路得知相對位置。圖片來源:Stephen Elliott/清邁大學

泰國一處造林前(左)和復育後(右),可從照片中彎曲的小路得知相對位置。圖片來源:Stephen Elliott/清邁大學

 

【小檔案】邱園、國際植物園保育聯盟

英國皇家邱植物園(簡稱邱園):邱園是英國環境、食品暨鄉村事務部(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Food & Rural Affairs, DEFRA)贊助的非政府部門公共機構(NDPB)。邱園也是國際上重要的植物研究和教育機構,擁有近千位員工,包含300多位科學家和150多位園藝師。

國際植物園保育聯盟:為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1987年設立的植物保育國際網絡,會員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的植物園,台北植物園也在其中。該組織旨在動員各植物園並吸引合作夥伴,以確保植物的多樣性。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Posted on 24 February 2021 | 10:08 pm
撈捕海洋保育類物種是否觸法? 填寫通報表後釋回是關鍵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 報導

農曆春節期間,海洋保育不打烊,海委會海保署先後於9日、16日接獲通報,分別發生獵捕「曲紋唇魚」以及漁船誤捕「鬼蝠魟」事件,前者遭民眾檢舉,依法究辦中;後者不但回報,並依法填寫「意外捕獲通報表」後釋回海中,善盡保育責任不究責。

曲紋唇魚又名龍王鯛、蘇眉魚或波紋唇魚,是我國公告的保育類野生動物。圖片來源:林務局

曲紋唇魚又名龍王鯛、蘇眉魚或波紋唇魚,是我國公告的保育類野生動物。圖片來源:林務局

不識龍王鯛 獵捕觸法 海保署長教你辨識三特徵

海保署9日接獲民眾以網路社群截圖照片,檢舉涉嫌非法獵捕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曲紋唇魚」的民眾,於是立即通報海巡署及臺東縣政府農業處展開偵查。

海巡署偵防分署查緝隊當日即找到該涉案人,涉案人承認有獵捕事實,並表示不知其屬保育類野生動物,已將魚體丟回海中;目前該案已由海巡署完成筆錄,進行搜查,後續將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移送臺東地檢署偵辦。

曲紋唇魚(Cheilinus undulatus)又名龍王鯛、蘇眉魚或拿破崙魚,已公告列為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8條規定,保育類野生動物應予保育,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或為其他利用。任意宰殺、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可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得併科新臺幣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

至於如何辨識曲紋唇魚?海保署長也親自說明,掌握眼旁兩條黑眼線、臉部有腦紋般的曲折紋路、魚體鱗片中間特殊黑線三大特徵,即能秒懂是否為曲紋唇魚。

誤捕鬼福魟通報 重返大海不受罰

其實民眾誤捕保育類海洋生物,依程序通報是不違法的。昨(16)日海保署接獲海巡署通報,中部地區漁民意外捕獲鬼蝠魟,隨即指派海洋保育巡查員到場處置,在記錄、採取肌肉樣本後已請船長出海將魚體釋回海中。

依據海保署說明,遭誤捕的是1尾雌性「雙吻前口蝠鱝」(Mobula birostris),俗稱鬼福魟;體盤長230公分,體盤寬520公分,由海巡署中部分署第三岸巡隊梧棲安檢所通報。

漁船船長表示,原本撈捕目標魚種為鰆、白腹仔、鯧魚及竹筴魚等,捕獲鬼蝠魟十分意外,並向漁業電臺通報捕獲情形。

鬼蝠魟所屬的蝠鱝屬(Mobula),還包括雙吻前口蝠鱝、阿氏前口蝠鱝兩種魚類,已於2020年列入「瀕臨絕種」(EN)保育類野生動物,如意外捕獲,需填寫「意外捕獲通報表」,將混獲的保育類物種名稱、體長、捕獲時間、經緯度等資訊紀錄下來,通報後儘速將魚類個體釋回海中,就無須擔憂違法。

蝠鱝屬兩種魚類都已列入我國保育類物種,海保署提供辨識圖。圖片來源:海洋保育署

蝠鱝屬兩種魚類都已列入我國保育類物種,海保署提供辨識圖。圖片來源:海洋保育署

海保署表示,意外捕獲的資料經統計後將公開於海洋保育網,有助於海洋生態研究保育;相關生物採樣將用於族群研究,並進行國際合作。

海保署表示,將持續向漁民宣導,並邀請相關業者加入意外捕獲海洋保育類野生動物之通報及救援網絡,同時研擬海洋保育類生物混獲的有效忌避措施。

民眾若發現疑似違反野保法行為,可提供照片、影片或相關事證,向地方保育主管機關、海保署或撥打海巡署「118」專線進行檢舉,為海洋生態盡力。

 

【小檔案】雙吻前口蝠鱝

雙吻前口蝠鱝體盤寬可達910公分,是體型最大的魟魚,具有長距離季節性洄游的行為,分布於三大洋熱帶、亞熱帶海域,但彼此間碰面的機率很低,就算是攝食、交配群聚的個體數通常也不超過30尾,加上這類物種體型大、成長較緩慢,可能要8~12歲才成熟,每4~5生一胎,一胎只生一尾。

鬼蝠魟會被多種漁法捕獲,包括流刺網、拖網、延繩釣、定置網或鏢旗魚等漁業。除了海委會已於2020年6月列入保育類物種,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也列瀕危(EN),2014年9月華盛頓公約(CITES)列為附錄II名單;農委會於2018年列為禁捕物種。(資料來源:海保署新聞稿)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Posted on 22 February 2021 | 9:36 pm
氣候變遷間接殺鯨? 研究揭座頭鯨繁殖困難的可能原因:鯡魚減少、營養不足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近期一份研究顯示,由於氣候危機導致海洋環境快速變化,可能導致座頭鯨(humpback whale)難以繁殖下一代。

研究發現 15年來雌性座頭鯨懷孕 39%以失敗告終

科學家已經確認,過去15年間,座頭鯨重要夏季覓食地加拿大聖勞倫斯灣(Gulf of Saint Lawrence)的雌性個體所產幼鯨數量顯著下降。科學家認為,氣候危機導致北大西洋此地區的海水溫度迅速升高、海平面上升,對生態系統產生了連鎖反應,包括座頭鯨的重要食物鯡魚數量減少。

聖安德魯斯大學海洋哺乳動物研究室的科學家,取得雌性座頭鯨的脂肪樣本,測試牠們是否懷孕,並透過個體身上的記號來判斷母鯨是否與幼鯨一起返回原棲地。

他們發現,母鯨與小鯨一起返航的機率與鯡魚數量有關。2004年到2018年間,39%的懷孕失敗告終,幼鯨年產率顯著下降。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聖安德魯斯大學海洋哺乳動物研究人員喬安娜.克蕭(Joanna Kershaw)發表在《全球變化生物學》(Global Change Biology)期刊上的論文指出:「這些數據加總起來顯示,生殖成功機率下降至少部分原因是獵物減少。在獵物數量較少的年份當中,母鯨難以儲備懷孕和泌乳所需能量,而不僅是無法懷孕。」

產子率下降 可能代表物種對環境變化的「復原力上限」

過去有人認為,座頭鯨這類鯨魚,如果獵食物種的數量或位置有變化,可能以改變遷徙方式或換獵食其他物種來適應氣候變遷。確實,美國佛羅里達州官員最近報告,極度瀕危的北大西洋露脊鯨(North Atlantic right whale)數量令人振奮地有所增加。

但是克蕭表示,在環境產生重大變化的時期,聖勞倫斯灣座頭鯨的產子率下降,可能顯示著物種對這種生態系統變化的「復原力上限」。

此前澳洲昆士蘭大學的一項研究預測,由於磷蝦和橈足類動物等主食減少,以及氣候變遷導致鯨魚物種之間的糧食競爭加劇,南大洋的鬚鯨數量將減少。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Posted on 20 February 2021 | 9:23 pm
「紫蝶幽谷」每年50萬隻蝴蝶 創生態與觀光雙贏 全球暖化卻成隱憂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許芷榕 高雄報導

對居住在茂林的魯凱族人來說,每到冬季即有「黑黑的朋友」現身,是他們習以為常的景象。直到1999年,臺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博士生詹家龍開始研究茂林紫斑蝶,才揭開臺灣紫斑蝶遷移的祕密。

每次度冬約50萬隻的數量,造就世界級的「紫蝶幽谷」,不過生態團體擔憂,暖冬其實正在影響臺灣紫斑蝶的遷移。

當冬季結束,紫斑蝶便離谷遠行。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當冬季結束,紫斑蝶便離谷遠行。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世界級「紫蝶幽谷」 臺灣獨有

每到冬天,成群紫斑蝶會越過北迴歸線,抵達臺灣南部度冬。紫斑蝶屬於熱帶蝶種,正常活動溫度在攝氏15度以上,而臺灣正是全世界紫斑蝶分布最北的國家。臺灣以南如印尼、菲律賓和越南等國家,冬天不冷,紫斑蝶不需要遷移,加上北迴歸線將臺灣劃分成熱帶與亞熱帶氣候,造成臺灣紫斑蝶南下度冬的獨特現象,形成了壯觀的「紫蝶幽谷」。

藤蔓上停棲的紫斑蝶群。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藤蔓上停棲的紫斑蝶群。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紫蝶幽谷指的是紫斑蝶群聚越冬的生態現象,而非地名。臺灣紫蝶幽谷與墨西哥「帝王斑蝶谷」齊名,是全球唯二大規模越冬型蝴蝶谷,同屬世界級奇景。

南臺灣有許多大小不一的蝴蝶谷,其中幾處就位於茂林。清早走進茂林國家風景區內的生態公園,可以看見成群紫斑蝶在空中飛舞,原本黑色的身影隨著翅膀拍動、陽光不同角度的照射,露出漂亮的藍紫色。

長年在茂林記錄紫斑蝶數量、臺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副理事長陳瑞祥表示,茂林共有七個蝴蝶谷,每一次度冬整體數量都維持在50萬隻左右,「今年統計到現在大概30多萬隻,快40萬隻左右的紫斑蝶……去年大概48萬隻,數量都還蠻穩定的。」數量有高有低,但波動不大。

標記大學問  找出「蝶道」路線就靠它

所謂標記,指的是在紫斑蝶身上用不含酒精成分的黑筆寫上一組號碼,代表標記地點與日期,再放飛,下次若有人捉住,便可得知這隻紫斑蝶從哪裡來、存活多久。掌握蝴蝶遷移路線後,就能劃出「蝶道」,連同遷移道路一起保護。臺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理事廖金山表示,紫斑蝶能活多久,也是透過標記才得知。而紫斑蝶壽命約6~8個月,是臺灣近400種蝴蝶中最長壽的一種。

廖金山補充,自2009年臺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開始做標記以來,多是北臺灣民眾發現來自茂林的蝴蝶,2019年12月首次在茂林發現一隻於苗栗標放的紫斑蝶,「是第一筆紀錄,非常珍貴。」也終於證實,南部紫斑蝶來自北部。

標記代號MT128的端紫斑蝶。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標記代號MT128的端紫斑蝶。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廖金山不諱言,紫斑蝶度冬不一定就待在茂林,茂林只是蝴蝶往南遷移時遇到較大的蝶谷,若環境有所改變,牠們就會離去。

顧好棲地與觀光  紫斑蝶協會分享三大法寶

關於留住紫斑蝶的方法,廖金山則解釋,「我們的蝴蝶谷主要核心保留區是不開放的,那是給蝴蝶住的,我們人是不會進去的。」此外,整個茂林的公園、校園、公部門場域周邊(例如警察局、衛生所)的閒置空間,也可以大量種植蜜源植物,吸引蝴蝶留下來。

茂林生態公園內,裝設了不少自動灑水系統,它們除了用來澆灌植物,還有另一項重要功能。廖金山表示,天氣乾冷時,公園灑水系統啟動,就能吸引蝴蝶出山谷吸食,「讓蝴蝶出來喝水給遊客看,當蝴蝶中午回到核心保留區,是不會被民眾、遊客打擾的。」因此即使茂林的觀光人數不斷增長,也不用擔心打擾到蝴蝶。

廖金山表示,茂林蝴蝶谷的核心保留區不開放一般民眾進入,紫斑蝶得以不受干擾地休息。許芷榕 攝

廖金山表示,茂林蝴蝶谷的核心保留區不開放一般民眾進入,紫斑蝶得以不受干擾地休息。許芷榕 攝

臺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也呼籲,民眾來到茂林,若遇到未開放區域,則勿私自闖入,恐會驚擾到蝴蝶,且土地多屬私有地。

生態團體憂 暖冬正影響紫斑蝶遷移

提到環境改變,廖金山也表示,暖冬其實正在影響臺灣紫斑蝶的遷移。過去資料顯示,當秋分時節(9月23日前後)吹起北風,紫斑蝶開始南下,到國慶日時就會有非常多紫斑蝶來到蝴蝶谷。但這幾年觀察下來,直到11月還有很多紫斑蝶尚未抵達蝶谷。

「因為暖冬,當暖冬的時候,蝴蝶沒有感受到冷……其實蝴蝶是到處在玩的。」廖金山說,全球暖化確實延緩了紫斑蝶遷移的時間。

暖化不僅延後紫斑蝶度冬,也縮短了度冬時間。廖金山進一步解釋,紫斑蝶一般會在春分時節(3月20日前後)北遷,但近幾年過完春節,溫度可能已經來到攝氏30度,導致部分紫斑蝶提早往北飛,當冬天不冷,無形中也正在影響臺灣遷移的物種。

與蝴蝶共存  茂林也是魯凱族人的家

茂林除了是紫斑蝶度冬地,也是魯凱族人的家。對早期的居民來說,他們口中的「黑黑的朋友」,每到冬天就會出現,只是日常景象。

廖金山還舉例,「甚至於老人家要去山谷裡面挑水,他們覺得好煩,我要把蝴蝶撥開才能走路。」水桶裡也會掉入一些蝴蝶。現在,當地族人會特地買水、灑水給蝴蝶喝,並種植蝴蝶喜歡的蜜源植物。

根據屏東縣國家文化記憶庫的口述資料,魯凱族的蝴蝶紋象徵「動作快」、「勤勞」的意思,善於編織的人也可以繡在衣服上;男性跑步比賽第一名也可以用蝴蝶作為代表,通常會出現在服飾、雕刻、頭飾。

停棲的紫斑蝶遠看像是樹上的葉子。許芷榕 攝

停棲的紫斑蝶遠看像是樹上的葉子。許芷榕 攝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Posted on 18 February 2021 | 10:14 pm
回音定位是大自然內建的聲納,背後原理超酷!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從白鯨到蝙蝠甚至到人類,許多動物都會發出從物體回彈的聲音來協助導航與捕獵。

回音定位是自然界的聲納系統,當動物發出從物體回彈的聲波,傳回的回音會提供關於該物體距離及尺寸的資訊,此時回音定位就發生了。

超過1000種動物會使用回音定位,包括大多數蝙蝠、所有齒鯨,以及小型哺乳類。許多是夜行動物、穴居動物及海生動物,牠們在少光或無光的環境裡仰賴回音定位來覓食。動物有好幾種進行回音定位的方法,從振動喉部到拍動翅膀都涵蓋在內。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心理學與腦部研究學系的博士後研究員凱特.艾倫(Kate Allen)在電子郵件中表示,夜行性的油鴟及某些金絲燕──有些油鴟及金絲燕在黑暗的洞穴環境中捕獵──「會以鳴管發出短促的叫聲,鳴管就是鳥類的發聲器官」。

有些人也能透過彈舌來進行回音定位,只有其他幾種動物具有同樣行為,包括馬島蝟(一種類似鼩鼱且來自馬達加斯加的動物)及越南侏儒睡鼠(牠們實際上看不見東西)。

蝙蝠信號

蝙蝠是回音定位的標誌性動物,牠們利用與生俱來的聲納,在夜晚追逐迅速飛行的獵物。

艾倫說,包括體型嬌小的道氏鼠耳蝠在內的大多數蝙蝠都會收縮喉部肌肉,來發出超過人類聽覺範圍的聲音──這種聲音就等同於人類的吼叫。

不同物種的蝙蝠叫聲有很大差異,使牠們能區分附近的同種與其他蝙蝠。牠們的叫聲也會根據特定環境及獵物類型而有所不同:歐洲蝙蝠會在有蛾的地方「輕聲細語」,避免被蛾偵測到。

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附近海域,北露脊海豚就在水面下游泳。回音定位在海裡是一種很合理的策略,聲音在海水中傳播的速度比在空氣中快五倍。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附近海域,北露脊海豚就在水面下游泳。回音定位在海裡是一種很合理的策略,聲音在海水中傳播的速度比在空氣中快五倍。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不過,有些蛾已經演化出獨有的防衛機制來抵禦能使用回音定位的蝙蝠。虎蛾會收縮胸部兩側的鳴膜器官來發出叫聲,這會堵塞蝙蝠的聲納,阻止捕食者靠近。

身為回音定位專家,有些蝙蝠能鎖定小至0.18毫米的物體,大約是一根人類頭髮的寬度。因為昆蟲一直在移動,所以蝙蝠必須持續發聲,有時每秒會發出190次叫聲。即使是如此難以捕捉的獵物,這些捕食者依然能在每個夜晚吃掉總量為自己體重一半的昆蟲。

葉鼻蝠會透過碩大且精巧摺疊的鼻子來發出回音定位的叫聲,這有助於集中回彈的聲音。有些蝙蝠也能迅速改變耳朵形狀來準確接收傳進來的信號。

近期一項研究發現,有些果蝠甚至會透過拍動翅膀來製造回音定位的聲音,例如南亞長舌果蝠。

海洋聲波

回音定位在海裡是一種很合理的策略,聲音在海水中傳播的速度比在空氣中快五倍。

海豚與包含白鯨在內的其他齒鯨會透過一種稱為背側黏液囊(dorsal bursae)的特異器官來發出回音定位的叫聲,這個器官坐落在頭部頂端,接近氣孔。

華盛頓大學應用物理實驗室的資深海洋學家李伍鎔(Wu-Jung Lee)說,這個區域有一塊脂肪沉積物稱為額隆,它會減少海豚身體與水之間對聲波的阻抗,使聲音更清晰。

另一塊脂肪沉積物是從鯨魚的下顎往上延伸到耳朵,能使從魚或烏賊等獵物那裡返回的回音更清楚。

港灣鼠海豚是虎鯨很喜愛的獵物之一,牠們會發出非常快速、高頻率且捕食者聽不見的回音定位叫聲,讓牠們能維持潛藏的狀態。

李伍鎔補充說,大多數海洋哺乳類的回音定位叫聲都高到人類無法聽到,但抹香鯨、虎鯨及某些海豚物種除外。

以聲音導航

除了捕獵或自衛之外,有些動物也會在穿越棲地時利用回音定位確認方向。

舉例來說,美洲廣泛分布的大棕蝠會利用牠們的聲納,在吵雜的環境中迂迴穿行,比如充斥其他動物叫聲的森林。

李伍鎔說,亞馬遜河豚也可能使用回音定位來繞過樹枝及其他因季節性洪水造成的障礙。

大多數使用回音定位的人都是盲人或視障者,他們會用這項技巧來進行他們的日常活動。有些人會彈舌或敲擊拐杖等物品來發聲,然後透過回音確認方向。對使用回音定位的人進行的腦部掃描顯示,這個過程中會用到大腦處理視覺的部分。

艾倫說,「大腦不喜歡未開發的房地產」,所以對於不需要回音定位的人而言,「維持回音定位所需的代謝太昂貴了」。

儘管如此,人類的適應力依然很優異,而且研究顯示,只要有耐心,我們就能教會自己使用回音定位。

 

延伸閱讀:天賦滿滿!解密蝙蝠搜尋晚餐的超強「竊聽」技能 / 吸血蝠的交友方式與我們驚人的類似

Posted on 17 February 2021 | 10:14 pm
遠洋鯊魚和魟魚族群在半世紀內減少了近 70%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專家認為仍有解決之道,例如規範鯊魚國際貿易並打造永續漁業。

無溝雙髻鯊(如圖中這隻在巴哈馬海域的個體)目前嚴重瀕臨絕種。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無溝雙髻鯊(如圖中這隻在巴哈馬海域的個體)目前嚴重瀕臨絕種。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遠離大陸的公海裡曾充滿著數量可觀的鯊魚和魟魚。尖吻鯖鯊(shortfin mako shark)是地球上速度最快的鯊魚,能以每小時超過 32公里的速度追逐獵物;路氏雙髻鯊(scalloped hammerhead shark)則用牠們間距寬闊的雙眼與其它感覺器官在廣大的海洋中搜索食物。

這些魚類在如此浩大且偏僻的大洋水域中四處游動,以至於許多漁民,甚至是一些生物學家都很難相信過度捕撈有一朝日會使牠們瀕臨絕種。

「十年前,若要將一種大洋性鯊魚列為瀕危動物,我們會有極度激烈的爭執。」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鯊魚專家小組(Shark Specialist Group)的共同主席尼可拉斯.杜爾維(Nicholas Dulvy)回憶道。

現在,一份對於當前與歷史鯊魚數量進行的全面分析顯現出了一幅更清晰且警惕人心的景象。根據1月底發表於《自然》期刊的這份研究,加拿大西門菲沙大學的杜爾維和共同作者內森.帕庫羅(Nathan Pacoureau)發現自 1970 年起,有 18 種鯊魚和魟魚的數量減少了 70%。「按照這樣的速度,許多鯊魚和魟魚物種在十至20年內可能就會完全消失。」這兩位論文作者警告。

當研究團隊對長鰭真鯊(oceanic whitetip shark)這種在 1970 年代非常普遍的鯊魚進行族群計算時,我們「簡直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些數據,」杜爾維說。

長鰭真鯊「在過去 60 年內減少了 98%。這樣的趨勢在三大洋皆一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現在已將長鰭真鯊列為嚴重瀕危物種。

路氏雙髻鯊和無溝雙髻鯊(great hammerhead shark)的命運雷同。儘管漁業很少以大洋性鯊魚為目標,如果牠們被捕,牠們的肉、翅、鰓板和肝油通常會被拿來販賣。

「這對鯊魚和海洋生態來說都是令人困擾的消息,這些頂級掠食者在食物網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某部分是因為牠們能控制小型掠食者的數量。」專家表示。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擇捉島(Iturup)上,圍網漁船正在圈魚。這種捕魚方式時常也會捉到鯊魚。PHOTOGRAPH BY SERGEI KRASNOUKHOV, GETTY IMAGES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擇捉島(Iturup)上,圍網漁船正在圈魚。這種捕魚方式時常也會捉到鯊魚。PHOTOGRAPH BY SERGEI KRASNOUKHOV, GETTY IMAGES

投身於資料中

為了這項研究,杜爾維和帕庫羅在世界各地蒐集了那 18 個物種的所有資料,許多資料都埋藏在政府報告或積著灰塵的老舊硬碟中。

民眾對鯊魚的保育意識逐漸提高,促使漁業管理機構開始蒐集關於鯊魚的資料。這為研究團隊帶來了大量的全新資訊。

科學家在 1905 到 2018 年間總共蒐集到了 900 個資料組,每個資料組都代表特定地區某個物種隨著時間數量上的變化。在國際專業人員和電腦模型的幫助下,研究團隊將這些資料大量進行外推,使它們能夠對全球變化進行最佳的估量。

他們也考慮到在遠洋捕魚技術的發展。佈滿幾百個鉤子的長線或巨大的捕魚圍網常常不小心圈到鯊魚。這些捕魚方式的使用在過去50年間增加了一倍,而被它們捕捉到的海洋鯊魚數量則大約增加了兩倍。

「加上鯊魚愈來愈稀有,這意味著現在一隻鯊魚被捕的機率,比 1970 年代高出了 18 倍,」杜爾維說。

杜爾維還補充,在他的分析中,不確定性是不可避免的,論文作者們很可能低估了這些物種數量減少的程度,尤其是在過度捕撈已經存在好幾十年的地方。

熱帶物種打擊最大

熱帶水域的鯊魚和魟魚數量下降幅度最大,那裏的遠洋漁業在近幾十年來已經擴張。

↑↑↑↑↑國家地理探索系列:我們為何如此懼怕鯊魚?

隨著較大型的鯊魚和魟魚數量變得稀少,捕魚業者便將目光轉向較小的物種。論文的共同作者、也是維吉尼亞理工學院的一名族群生物學家(population biologist)荷莉.金茲瓦特(Holly Kindsvater)說。金茲瓦特研究過幾個蝠鱝物種,其中某些物種的數量在過去 15 年間可能已經減少 85%。

「儘管人們也會吃魟魚肉,牠們的鰓板最近在中藥材中卻更受歡迎。這樣的轉變顯示當捕魚業者原本的獵物變得稀少時,他們能如何轉而捕捉其它物種。」她說。

「我不覺得公海上有太多漁船是專門捕捉鯊魚或魟魚的。但如果一開始你的目標是鮪魚,但後來牠們被過度捕撈,你就會開始捕捉其它東西,然後也會找到方法銷售牠們。」

「釣出」解決方法

「過度捕撈鯊魚所造成的影響,不管是不是有意的,都應促使政府制訂更多規定,並以漁業的永續發展為目標。」杜爾維說。「還有一點非常重要,」他補充:「就是限制瀕危鯊魚和魟魚物種的國際貿易。」

「但這是一條漫漫長路。一項在北大西洋禁止捕捉瀕危尖吻鯖鯊的提案最近被歐盟和美國否決了,某部份原因是這些物種的捕撈大多來自西班牙,」杜爾維說。

「鯊魚有點算是最後不受規範的領域,」他說:「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這部分的管制受到了一些阻礙。」

「在其它物種身上,這樣的禁止顯然有效,」大衛.西姆斯(David Sims)說。西姆斯是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一名生物學家,他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西姆斯曾發表過研究,顯示在西北大西洋的大白鯊(great white shark)和鼠鯊(porbeagle shark)數量復甦有望,這兩個物種都受到禁止捕撈的保護。

「其他解決方法包括在鯊魚聚集地建立海洋保護區或禁止捕魚區,」西姆斯說。

潔西卡.克蘭普(Jessica Cramp)是海洋研究暨保護組織──「鯊魚太平洋」(Sharks Pacific)的創辦人,也是一名國家地理探險家,她同意這樣的做法。她曾幫助在庫克群島(Cook Islands)設立多個保護區和鯊魚庇護所,使遷徙物種受益,包括鯊魚。

「這或許能為遠洋白鰭鯊和鐮狀真鯊(silky shark)等物種提供庇護,」她說:「這份研究已證實這兩個物種正身陷大麻煩之中。」

 

延伸閱讀:「食鴿巨鯰」正嚴重破壞歐洲河川生態系 / 馬里亞納海溝疑似微生物的物質,暗示了木星衛星可能的生命樣貌

Posted on 17 February 2021 | 9:17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