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闻

  Back to RSSHub
眼底病成致盲首因,全国人大代表李甦雁:推进眼科疾病的规范化治疗

眼底疾病已成为当前致盲的首要病因。图为2020年5月,北京通州区一家医院的医生正在为患者进行眼部检查。 (人民视觉/图)

“在中国,有超过一半的致盲患者,都是眼底病导致的。但所有眼底病患者中能得到正确治疗的,大约只占10%。”2021年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医院院长李甦雁教授说,她今年有一项建议——注重眼科专业化人才队伍的建设,推进建立致盲性眼病标准化诊疗中心,让一线城市的专业化的诊疗手段能及时覆盖到基层。

李甦雁介绍,中国有超过4000万的眼底病患者,每年新增进院的患者也超过300万,但全国的专业眼底病医生仅数千人,且地域分布不均,一二线城市的诊疗水平与三四线城市、基层医院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她看来,伴随老龄化社会到来,眼底病患者的数量像滚雪球一样在增长,如果不能及时发现、规范治疗,大量患者将面临失明风险。为此,加强眼科诊疗水平和眼科队伍建设,推广眼底疾病的早筛早诊和标准化治疗,至关重要。

“拖不起”的眼底病和四千万患者

俗话说“老眼昏花”,总有人把视线模糊视物变形当作衰老的正常表现,殊不知这可能是眼底疾病敲响的“健康警

Posted on 7 March 2021 | 8:00 pm
体育课被文化课挤占?代表建议中小学“晒课表”

体育是提升学生综合素质的基础性工程。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委教育工委书记叶仁荪提出,

建议发挥体育独特的育人功能,开齐上好体育课,开展中小学体育“晒课表”活动,公开接受社会监督,对以往存在的挤占体育课以及“阴阳课表”等现象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

叶仁荪表示,在实际工作中发现,学校体育课开不足、开不齐现象并非个案,学生的体型、体能、体质问题仍较突出。这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多,但受考试评价指挥棒的影响,没有充分认识并发挥体育独特的育人功能,可能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

“一些学校没有开齐开足体育课,除了极个别可能由于体育师资不足未能开设外,更多的是将体育课时间调剂给文化课,因为文化课要参加升学考试或者分值更高。”叶仁荪说,这里隐含着一个逻辑,就是上了体育课可能就会影响到文化课的考试。实际上,将体育纳入中考科目并且计分,实施的效果是既提高了运动技能,又没有影响到文化课考试。

南昌市滨江学校体育老师李向阳(右一)指导学生们做仰卧起坐(2020年11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摄

据介绍,江西2008年开始将体育纳入中考,很多家长早晚还与孩子一同锻炼,学生的身心健康、素质能力得到全面提升。据教育部对江西四年级、八年级学生开展的学生体质监测结果显示,江西两个年级学生的身体形态、体能均高于全国平均值,而肥胖率却低于全国平均值。江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组织的近视率筛查结果也显示,江西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以及两个年级学生近视率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这说明,体育与智育并不互相排斥,而且一些竞争性、对抗性体育活动本身也有助于增进智育,实现以体育智、以体育心、以体促劳,将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真正落到实处。”叶仁荪说。

南昌市滨江学校体育老师(左一)带领学生们在排球课上跑圈(2020年11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摄

目前,江西正在开展体育“晒课表”活动。“建议全国各地也能开展类似的‘晒课表’活动,以此督促各校能把体育课开齐上好,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叶仁荪说,与此同时,加强体育课、大课间、课外活动的衔接和联动,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充分利用好课后“三点半”的时间,开展丰富多彩、喜闻乐见的课后体育活动,使学生掌握更多的运动技能,养成终身受用的体育锻炼习惯。

同时,叶仁荪建议,深化体育教学改革。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关键在教育教学改革,体育教学改革的核心就是要做到教会、勤练、常赛。围绕教会学生“健康知识+基本运动技能+专项运动技能”,通过课堂教学和经常性的课余训练,使学生掌握健康知识和运动技能,促进身心健康发展,并通过开展面向人人的体育竞赛,引导学生正确认识和看待胜负,不断磨砺自我、战胜自我,锻造坚韧的品格和坚强的意志。

南昌市滨江学校体育老师(左一)带领学生们在排球课上跑圈(2020年11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万象摄

为完善评价机制,叶仁荪建议积极推进学校体育评价改革,充分发挥体育考试的导向作用,建立日常参与、体质监测和专项运动技能测试相结合的机制,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方式和计分办法,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分值,以此促进学校体育教学正常开展,激励学生积极参加体育锻炼。

“建议形成育人合力,进一步动员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之间的相互协调和紧密合作,统筹推进体育社会资源聚合、教文体资源融合、家校资源整合,共同搭建协同育人的有效运行机制。”叶仁荪说。

Posted on 7 March 2021 | 6:00 pm
政协委员张光北:骑假马练不出真演技

全国政协委员、演员张光北表示,演员要尊重敬畏作品。为演吕布,他曾反复读原著,练骑马,用替身会看不起自己。现在一些演员,骑着板凳就把戏演了。真正的演技永远都会打动人,所谓流量是过眼云烟,年轻人一定要给自己身上多长功夫,这才是无价之宝。

Posted on 7 March 2021 | 2:00 pm
商务部:增长1.9%,稳住外贸“基本盘”

2020年7月15日,外贸订单大增,工人在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刘桥镇农民工返乡创业园内的一家箱包生产车间赶制产品。 (CFP/图)

商务部的2020年,可谓跌宕起伏。

2020年被新冠肺炎疫情阴影所笼罩,全球经贸整体放缓。商务部以“抗疫保供、复工复产”为关键词开头。下半年工作重回正轨: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最终实现2020年全国货物进出口32.2万亿元,增长1.9%,成为全球唯一实现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外贸规模和国际市场份额均创历史新高。

“压力很大,但是我们的抗压能力更强。”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商务部最终成功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外贸、外资和消费回稳向好,好于预期。

官方数据显示,外贸外资对中国税收的贡献超过25%,直接间接就业超过2亿人,其中8000多万为农民工。“这个时候能有这样的增长不容易。”白明感叹,“最主要的是我们稳住了外贸的基本盘,交得上货,抓得住单。”

2021年2月24日,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在新闻发布会回顾2020年,“去年,外贸极不平凡、成绩斐然。”

“爱心菜”

2020年年初,商务部首个挑战是保供。1月23日,在新冠肺炎影响下,武汉宣布封城,各地限制人员流动,“加强市场供给保障工作”是商务部被交付的重大任务。第一次会议上,商务部就定好了基调,“把困难估计得更足一些,把准备做得更充分一些”。

Posted on 7 March 2021 | 12:00 pm
公安部:防疫与基层建设并进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公安部年初遇到的最大考验。图为2020年2月9日,青岛胶州湾大桥南收费站出口处,一名民警对重点车辆进行仔细盘查。 (人民视觉/图)

过去的2020年,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多了几个新头衔,其中一个是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员。

增加的头衔,体现出公安部这一年来的行动轨迹。

纠正“硬核防御”

先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公安部年初遇到的最大考验。根据公安部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各地共接报处置涉疫报警求助近两百万起。

2020年1月28日,武汉“封城”后第五天,公安部召开应对疫情的第一次视频会议。会议明确,一方面要千方百计做好湖北省公安机关抗疫物资保障工作;

Posted on 6 March 2021 | 10:00 pm
内蒙古铁腕整治涉煤腐败,处理处分1400余人

“这两天,我看到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给党中央的一个报告,就是《关于开展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情况的报告》。内蒙古在反腐败方面有个很重要的领域,就是煤炭领域。”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当共产党的官,当人民的公仆,拿着国家资源去搞行贿受贿、去搞权钱交易,这个账总是要算的。”

煤炭,对于内蒙古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内蒙古自治区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乡,全区12个盟市中11个有煤矿,是全国煤炭产量最大的省区。据统计,内蒙古光2019年原煤产量就达10.35亿吨,占全国产量的27.6%。2000年到2010年,是我国煤炭行业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内蒙古自治区经济迅速崛起的十年,年均GDP增速达18%。

然而,在煤炭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也不断滋生蔓延,涉煤腐败成为当地政治生态最大“毒瘤”。少数党员干部伙同不法商人,把煤炭资源当“唐僧肉”、“提款机”,大搞权力自肥、以权谋私。比如,有的领导干部通过企业改制等方式,将国有煤矿据为己有,攫取暴利;有的利用权力,“老子前台批煤、子女后面捞钱”;还有的以资源为筹码,借机搞攀附、“架天线”、结权贵,谋取职务提拔,等等。2018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查处的内蒙古自治区5名中管干部中,有4人所涉腐败问题与煤炭密切相关。

乌金蒙垢,必须重拳出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深入剖析内蒙古涉煤腐败系列案件,指出煤炭资源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具体纪检监察建议。内蒙古自治区下决心刮骨疗毒,肃清靠煤吃煤陈年积弊。自治区先后组建40多个专项工作组,对涉煤违规违法问题倒查20,对2000年以来煤矿的所有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评审核和矿业权审批报批、股权变更、矿产交易等各环节,煤矿企业和涉煤配煤项目法人状况、办理时间、批办手续、政策依据等均进行清查,一矿一档、一矿一清。全面整治2000年以来全区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在职和退休的所有公职人员涉煤违规违法问题,重点整治在重要岗位工作、与煤炭资源管理有关联的人员涉煤违规违法问题。

截至目前,内蒙古全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累计立案涉煤腐败案件676件960人,其中严肃查处厅局级干部61人、县处级干部216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63人,组织处理834人,移送司法机关92人。同时查处了上百件利用煤炭资源搞攀附、搭天线等严重污染政治生态问题。日前,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发布2020年正风反腐“十大关键词”,其中,煤炭资源领域腐败“倒查20年”位列榜首。

在重拳惩治涉煤腐败问题的同时,内蒙古自治区还对2000年以来各级各部门出台的煤炭资源领域政策法规进行全面清理,督促涉煤地区、部门、企业加强制度建设,推进煤炭资源审批制度改革,着力消除权力寻租空间。

据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介绍,专项整治行动目前已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涉煤腐败蔓延势头得到了有力遏制,在政策感召下,12名厅、处级干部主动投案。追缴挽回经济损失393.27亿元。全区共有140多万名干部填报了涉煤申报事项,做到了应报尽报,以后内蒙古自治区所有干部只要涉煤,都有案可查,只要在煤炭领域获得不当得利,都要受到追究,从根本上堵住了煤炭领域问题在政治生态领域的不良影响。

Posted on 6 March 2021 | 8:00 pm
未来15年,中国要实现这些目标

Posted on 6 March 2021 | 5:00 pm
31个省份如何化解地方债?

在全国两会召开之前,省级地方“两会”已经结束。近期,绝大多数省份都披露了地方政府工作报告和预算报告,透过这些报告可以管窥地方债化解情况。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有12个省份完成或者超额完成了2020年隐性债务化解任务。对于2021年的形势,诸多省份认为,法定政府债务风险增加,隐性债务虽有化解,但部分区县隐性债务化解压力仍不小。

那么,2021年又将如何防范化解债务风险?

12个省份完成或超额完成任务

地方债主要包括法定政府债务及隐性债务。其中,法定政府债务是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根据天津市财政局界定,隐性债务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之外直接或者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以及违法提供担保等方式举借的债务。一些市场机构测算,隐性债务规模大约在40万亿左右。

隐性债务主要包括以下两类:

一是地方国有企事业单位等替政府举借,由政府提供担保或财政资金支持偿还的债务。

二是地方政府在设立政府投资基金、PPP、政府购买服务等过程中,通过约定回购投资本金、承诺保底收益等形成的政府中长期支出事项债务。

“隐性债务是相对显性债务而言的,它不是一个法理概念,而是约定俗成的概念。地方政府发债公开了的就是显性债务,未公开的就是隐性债务,所以隐性债务不是通过发债取得的,而是地方政府在限额之外融资取得的。”江浙地区某地市债务办人士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8年8月,监管部门已完成了对隐性债务的统计。对于隐性债务的处理,监管提出两大方向:一方面坚决遏制增量,另一方面积极稳妥化解存量。诸多地方公布了隐性债务化解方案,大多要求在5-10年间将隐性债务化解完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浙江、四川、山西、甘肃4省份完成2020年隐性债务化解任务,宁夏、河北、内蒙古、江苏、江西、广西、河南、新疆8省份超额完成化债任务,其中河南、河北、宁夏连续3年超额完成化债任务。

一些省份披露了绝对化解规模或相对化解量。

宁夏称:全区隐性债务总量较2018 年上报中央规模下降30%以上,连续3年超额完成化债任务。积极推进高风险地区有序退出,红色高风险等级地区数量从7个下降到3个,全区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一些地方披露已建立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级评定制度,对各地隐性债务和法定限额内政府债务的风险情况进行评估,并将债务风险等级由高到低分为红、橙、黄、绿几个分线预警等级。其中,红色为债务风险最高的级别。

江苏省称:政府隐性债务大幅减少,全口径债务率稳步下降;积极“平衡好财政、防范好风险”,隐性债务化解任务超额完成,高成本债务逐笔“削峰”,存量债务有序周转接续。

去年上半年货币政策宽松,作为优质主体的城投公司、国企融资状况明显好转。江苏省内泰州、盐城、常州相继要求县级市(区)下属企业融资成本不得超过8%,并制定成本8%以上融资清退工作方案。

“成本8%以上融资主要是信托、租赁等非标融资。去年3-5月由于货币宽松预期,市场利率已明显走低,隔夜利率一度低于1%,城投债发行利率也走低。地方可能寄望于通过该举措降低融资成本,比如通过发债置换原有的非标、信贷融资。”沪上某券商信评人士称,“清退不等于强行、刚性地提前结束,要征求债权人的同意。具体的兑付和置换都将是企业行为,由企业自主协调。”

盐城市去年12月披露,从去年4月份盐城市国资委建立清退进度周报制度,因企施策,加大高成本融资清退力度,并将压降任务完成情况纳入企业年度经营业绩考核内容。除个别市属企业外,均已完成清退高成本融资任务。

“市属企业新增融资平均票面成本较去年下降1.14个百分点,预计年节约财务费用超百亿元。”盐城称。

化债举措有哪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20年各地化债举措主要有安排财政资金偿还,出让政府股权以及经营性国有资产权益偿还,利用项目结转资金、经营收入偿还,合规转化为企业经营性债务,通过借新还旧、展期方式偿还等。

部分地方将置换作为重要的缓释风险的方式。

天津市称:压实各部门各区属事属地责任,建立到期债务“月计划、周销号、日报告”制度,督促落实偿债来源,及时发现和处置潜在风险。鼓励融资平台与金融机构协商,依法合规缓释短期偿债风险,债务期限普遍延长到2023年至2028年,有效缓解了偿债压力。

“隐性债务置换要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进行,要求置换的隐性债务对应具体项目且具有现金流。此外,置换后并不改变隐性债务余额,只是还款期限拉长。” 前述江浙地区债务办人士称。

贵州省称:综合运用化债应急周转金、纾困资金,以及到期债务展期重组等措施,帮助市县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债务风险的底线。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化债应急周转金主要由省级政府协调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共同设立,基金采取“过桥方式”提供贷款,重点用于辖区内融资平台偿还到期债务资金的周转。这一定程度上可以缓释融资平台隐性债务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新的化债模式也在出现。如山西省称,债务高风险县区全部纳入全国存量政府债务风险化解试点范围;四川、青海提出,成功争取建制县隐性债务风险化解再融资债券额度。

宁夏披露,成功争取永宁县建制县隐性债务风险化解全国试点,获得风险化解再融资债券55亿元,及时消除重大债务风险隐患。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陈健恒称,2020年以来建制县隐性债务试点范围有所扩大,地方债置换隐性债务的试点资格也从建制县扩展到了建制区。2020年12月以来发行的计划外再融资债有一部分用于建制县/区化解隐性债务。

2021年债务形势怎么看?

自从2015年地方启动发债以来,地方债务市场几乎是平地起高楼,置换债和新增债齐飞,地方债整体规模从可以忽略不计到成为中国债券市场的第二大品种。这已经引起了财政系统内部广泛的担忧,尤其是专项债的规模连年飙升。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接近26万亿,地方政府债务率已逼近100%的警戒线。

青海省披露,截至2020年底该省地方政府法定债务余额2454.3亿,债务率114%。

虽然地方政府债券中的大部分可以通过再融资债券继续延期,但是其偿还利息的压力越来越大。2020年全年的债务付息支出已经达到9829亿,同比增长高达16.4%。

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称:“十四五”时期,多数省市的债务可持续性堪忧,粗略计算,大约四分之一的省级财政50%以上的财政收入将用于债务的还本付息。

虽然市场关注的核心是隐性债务问题,但是不可忽视的是:地方政府债务的大幅扩张,其实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地方财力对平台的支持能力。多个省份的预算报告也提及了这一问题。

江西:政府法定债务逐渐进入偿还高峰期,存量隐性债务化解难度加大,财政运行仍将处于“紧平衡”状态。

甘肃:省级及部分市县政府法定债务指标逼近警戒区间,举债空间收紧,一些市县偿债压力大。

山西:2020年财政紧平衡是在中央财政增加赤字和债务的短期支持下实现的,部分市县在疫情面前财政困境再现,吃饭财政回归,市县不平衡程度进一步加剧。

吉林:在国家支持下财力虽然有所增加,但政策性、不可预见等支出增长刚性较强,收支矛盾十分突出;地方政府债务还本付息压力加大,部分市县专项债券资金支出进度缓慢;全省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被国家风险预警的市县有所增加。

天津:融资平台债务规模仍然较大,部分区债务化解任务艰巨,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内蒙古:一些旗县(市、区)“三保”、化债、消化暂付款等压力叠加,部分基层财政运转比较困难,全区特别是旗县存量债务规模较大,政府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总体而言,法定政府债务风险增加,隐性债务虽有化解,但部分区县隐性债务压力仍不小。

关注虚假化债

相对应地,各地2021年对地方债的风险化解从两个方向着手:对于法定政府债务,则是加强对专项债的监管。比如贵州提出,建立健全“制度、机制+平台”的立体管理模式,强化专项债券全生命周期管理,提高专项债券使用效益,严防专项债券偿付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报道,近期监管部门下发通知,要求通过完善信息化手段,对专项债项目实行穿透式监测,主要监测项目准备情况、项目建设情况、项目运营情况、项目专项收入情况。

对于表外的隐性债务,则是杜绝新增同时化解存量,化解方式大多与2020年相似。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后,诸多地方将其作为今年重点工作。

辽宁: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严禁虚假化债,不留后患。

湖南:督促指导市县平台公司加快市场化转型,坚决杜绝数字游戏、虚假化债,对化债力度大、成效好的地区给予奖励。

青海:坚决制止违规举债及担保行为,严禁虚假化债,严防处置风险的风险。

其原因可能在于,新一轮的隐性债务化解工作按照任务节奏圆满完成,但是部分化解的隐性债务仍然是地方政府在兜底,隐性债务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变得更加隐蔽和复杂。浙江省审计厅去年7月披露,2个县有77.59亿元债务未纳入政府隐性债务管理。如平湖市为建设12个政府公益性项目举借的43.74亿元债务未纳入政府隐性债务管理。此外,5个县将融资平台公司承担的政府隐性债务225.41亿元转列为经营性债务依据不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隐性债务转化为企业经营性债务需满足项目具备稳定的现金流等条件。如果条件不具备可能涉及虚假化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Posted on 6 March 2021 | 2:00 pm
南方周末邀请你参与一份特别任务
南方周末邀请你参与一份特别任务
Posted on 1 January 2021 | 6:28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