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到了盖棺论定的时候了(钱百万)
蒙城的冰凌 - 11/24/21 15:48

https://www.haiwai.com/blog/p/1784400

以目前的国际形势,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路已经基本走到头了。下面要靠内循环闯出一条路,这是另一个阶段,我就不评估前景了,将来大家自己看结果好了。估计没几年的功夫就能一目了然。

当然中国许多“专家”对内循环非常乐观。那些“专家”是什么概念呢?中国拍卖行拍卖过一件汉代的汉白玉雕刻的太师椅,专家评估是真品,估值三亿。最后成功拍卖落锤后,民间收藏爱好者说中国明朝才出现太师椅,汉朝的人还没发明椅子;还有,福建发现了一座古墓,墓碑上赫然刻有“齐天大圣孙悟空”几个字,“专家”考证后,说是真迹。当地政府很高兴,聘请专家为观光旅游大使。。。。。。另外,河南发现一座古墓,“专家”考证后说是曹操墓。后来开馆,发现一具十岁小孩的尸骨,据说“专家”铁嘴铜牙,咬定这是曹操小时候。

有一个问题比较敏感,就是现代社会,大部分国家为什么要各党轮流执政的问题。优点之一,就是可以有不同的发展思路。避免一条路走到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局面。

北宋初年与辽国打架,潭渊之盟后获得了一百多年的和平。但女真人的金国崛起后,宋朝却与军事强国女真人结盟灭辽,以报一百多年前的仇恨。最后唇亡齿寒,辽国被灭,然后北宋也随之被金国灭了。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战略误判。

到了南宋末年,金国的攻击已经疲惫,宋金边界多年来几乎没有战争了。这时蒙古人崛起,要联合南宋共同灭金。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南宋为了复仇,联蒙灭金,再次犯了一个同样的重大战略错误,最后自己被灭。

这就是同一批人,传承着同样一种思维和逻辑,同样的错误会一直犯下去。

王安石变法在历史上被许多人诟病。其改革的主要目标是要增加政府税收,平衡财政收支。当时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曾经与王安石的改革派,在朝堂上展开过一场大辩论。司马光认为全国土地数量恒定,社会上的物产财富是一个定值,你王安石竭尽全力地想出各种奇招来增加政府收入,无异于横征暴敛,抢夺老百姓的财富。实际上,这是典型的小农经济思维。而王安石的想法,其实相当地超前,只是在当时的经济结构和体制下,难以完善地执行。

以王安石最著名的”青苗法“为例,农民春耕时没钱买种子播种,这时政府贷款给他们,秋收时连本带利返还。这样农民种地有了收成,政府则增加了利息收入。

这就是通过商业手段,增加社会财富的双赢局面。

一地专门生产粮食,多得吃不完,粮食就不值钱。另一地专门生产布匹。多得穿不完,布匹价格必然打折扣。两地间产品一流通,粮食和布匹的价值就都提高了,虽然物资总量没变,但其总价值提高了,社会财富增加了。只是在小农经济的格局下,许多人想不明白这个道理。

中国在毛时代,流行勒紧裤腰带,发展军工。不穿裤子也要搞原子弹。这是以小农经济的思维来谋求国家发展。认为国家总的财富是恒定的,只要把老百姓的生活需求降到最低点,那么剩下的资源大举投资到军工产业,国家就能迅速发展成军事强国了。

而同时期的西方国家却追求醉生梦死的生活方式,看似浪费了大量的财富在个人享受上。但当中国在79年打开大门,发现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中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前二十年是在很低的基础上获得的高速发展,2000年后加入世贸,成为世界工厂。以十四亿人的规模,获得全球近百亿人的市场,这种机遇才是正真的五千年一遇。这样发展的二十年,中国人均收入应该是呈几何级数式的增长的。然而,两年前李克强透露中国有接近一半人口月收入不到一千。后来其他方面的辅助数据也可以大体分析得出类似的结论。中国的人均年收入大约也就两万多,只不过城市中部分富有阶层的炫富,媒体上中国厉害了,西方国家经常震惊,周边邻国经常吓尿吓傻,让许多人产生出了认知偏差。

二十年的世界工厂,人均年收入只有人民币两万多,这显然是不合理的,钱都去了哪里?结论是,钱都被政府通过房地产经济及各种名目的税收拿去了。当然官二代贪官等也会收去一部分,但我相信这在总体财富中只占一小部分。

政府为什么要收去这么多钱?结论是,要”集中力量办大事“。维稳是花钱的大头,但无法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但政府还是有许多资金的投入,是追求长期的效益的。比如几千亿美元的一带一路投资,还有国家资本主义式的重点投资。

归根结底,这种方式本质上还是源于小农经济的思维方式,与毛时代国家发展的思维没有本质的区别。那就是把社会财富总量看作一个固定值,压缩普通人的收入,让国家拿到尽可能多的钱进行所谓”更高效有用的“投资。因此,中国发展内需喊了许多年,效果有限。

而西方国家政府增加财政收入的方式,与一千年前的王安石的思维却惊人的类似。四年前川普要大幅降低税收,被人质询政府没有足够的钱怎么办?他的回答是,税收降低了,经济就活跃了,科技发展了,然后经济总量上升了,税收总量最终还是会增加。

所以关键点是,增加商业活动和科技创新,社会总财富就会增加。

当年福特为了扩张汽车产业,大幅增加本厂工人的工资,使他们能够买得起汽车,然后带动了全美工人的工资提高,最后他在汽车生产上赚了大钱。这种策略,在小农经济的线性思维下是绝对想不出来的。

说起税收,美国是世界主要大国中税收最低的,经济也是最强劲的。美国大约有一半的人是不交税的,国家95%的税收来自于20%的人。这部分人可以被称作社会的中坚力量。而1%的精英人物则负责了创新的工作,不断产生出科技金融上的各种奇思妙想,成为社会财富增长的原动力。以笔者的观察,中国老百姓的文化传统和追求财富的基因,使得90%的人可以成为中坚力量。但精英力量则趋近于零。

创新类的精英人物如此之少,一是文化传统的束缚。二是缺乏空间让思想自由地驰骋。清华大学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我觉得其精华在于后面这八个字。后来由于政权更迭,校训被拦腰斩断,只剩下了前面八个字。文革中一度将校训改为:“又红又专。。。。。。”。我八十年代毕业时,系党委书记语重心长地以六个字告诫大家:“夹着尾巴做人”。据说这是她多年来观察得出的结论。大家细细品味一下哈!

美国在世界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力量,所谓的美元霸权只是表象,根本原因基于两条,持续的创新能力及庞大的消费市场,这两点正好是小农经济模式最为缺乏的。

听说中国的大批科技新贵现在都面临着交钱买命的局面。其实也没啥冤枉的,中国二十年来的几乎所有主要的科技公司,其原型都来自于美国公司,只是在国家市场保护的羽翼下,在中国做大发展起来,如今还给老大而已。

 4    6    169
云卷云舒 - 11/24/21 18:08

看来钱班也读过国富论,他把里面谈到的各部门只专业生产一种产品,增加效率,增大产量,然后人们再进等价交换,交易各方都受益,而整个国家的各产品产量也因此而扩大增加,所以从个人到国家都受益,至于产品价值怎么决定,由市场说了算,国家机构不做干涉。

国富论是整个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奠基石,而现在白左们却要否认这一切,一切按自己的理想来进行所谓全社会公平分配社会产出,而不论每人的付出及效率,也就是走马克思憶想的共产主义道路,呵呵,老马根本不懂人性,把自己的生活都过得乱七八糟,却在憶想全社会的绝对公平,这种绝对公平是以牺牲效率及产出为代价的,没有了效率及产出,蛋糕越来越小,谁都分不到多少,最后社会矛盾反而会越来越尖锐。折腾吧,人类就是在折腾中曲折前进的。

xyz3 - 11/24/21 18:40

老马自己花着恩格斯’剥削来的钱‘(给少了,给慢了还要骂), 家务事不干, 还搞大了燕妮带来的女仆的肚子, 让恩格斯当背锅侠(恩格斯大概是Gay, 他只敢在老马死了以后去告诉大家这孩子不是我的)。却给普罗大众指出’要走另外一条路‘。 只是又一个伪君子。

蒙城的冰凌 - 11/24/21 19:07

二位说的有道理。老马坐在屋里的空想的主义让半个世界疯狂。而自己让资本家供养,娶着大小姐出身的太太。跟土共进城就扔掉农村老婆,娶城市小姐一样。

蒙城的冰凌 - 11/24/21 15:54

发现钱老大的文章赶紧转过来。里面古今中外的论述都有。虽然不尽完美,但做为业余写作就很好了。不愧是中坦班长。

二泉映月  - 11/24/21 16:32

原来贴在哪了?

蒙城的冰凌 - 11/24/21 18:59

这个可能是文学城的海外博客。我不知道怎么去的。但看到我的文学城账号在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