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

今天是六四。35年前跟我们的华人大队伍
松柏的冰凌 - 06/04/24 20:24

坐Bus 来到Ottawa 中国大使馆。愤怒的烧掉李鹏的画像。35年过去。傲慢的土共从未有任何改变。

 0    22    279
beauchat - 06/07/24 05:36

当时用的子弹是开花弹,打猎用的,打中必死无疑,国际上是禁用的。

松柏的冰凌 - 06/06/24 08:37

当时能迅速找到不少Bus。把华人大部队带到Ottawa 也不简单。华人社区这时候表现出的团结和组织能力也令人惊讶的。我当时埋头学习研究,两耳不闻窗外事。但积极的参与。就是看到新闻的报道,心中的正义与悲愤无法表达。

二泉映月 - 06/06/24 08:49

现在海外华人分裂了,很多粉红。

松柏的冰凌 - 06/06/24 13:13

那时候,港澳台侨胞的力量挺大。台湾在唐人街有office.大陆的就是我们这些穷学生们。没有什么经济能力和社会资源。

Kotalpa - 06/05/24 22:23

当年在家门口守军车守了一晚,第二天回家第一次挨打。

polebear - 06/05/24 23:25

二泉映月 - 06/06/24 09:00

还好没出大事

雪城老马 - 06/06/24 17:47

我也曾守过一夜,是在部队收缩回营房后。一些学生就守在营房大门外,监控部队的动向。那晚我确实想过如果部队冲出来,我能怎么办?期间还和大门内值夜的士官聊过。他坚定认为来北京平乱是正确的。我们是被蒙蔽的糊涂虫。

雪城老马 - 06/05/24 20:34

我是广场亲历人士了,那晚听到了如过年爆竹般密集的枪声,看到了装甲车被逼停。也看到伤员被板车拖走,看到子弹打在马路路面上的火花,被催泪瓦斯迷眼呛喉,最后是从广场徒步走回玉泉路中科大研究生院宿舍。

二泉映月 - 06/05/24 20:50

惊险。

polebear - 06/05/24 23:26

一下子梦醒了,决绝地跑出来了吗

雪城老马 - 06/06/24 17:48

我是98年出国的。之前还在国内读研读博,留校任教。

greenfinger - 06/05/24 15:53

无法忘怀!

百乐门 - 06/04/24 21:03

其实现在的政府比35年还坏。

松柏的冰凌 - 06/04/24 21:14

是的。愈来愈坏。没救了。我也彻底死心了。远离土共国。

二泉映月 - 06/05/24 06:25

是的

二泉映月 - 06/04/24 20:37

那时你已在加拿大了? 我在德国。

松柏的冰凌 - 06/04/24 20:54

是的。我家队友留法的。那时候来加博后。我在读研。

二泉映月 - 06/04/24 20:57

哦你出来很多年了。留法的在蒙特利尔法语区不错。

松柏的冰凌 - 06/05/24 08:58

泉班,我们都算欧洲来的。🤝

二泉映月 - 06/05/24 12:03

欧洲转过来的人很多,因为美国工作机会多。这个坛里至少还有2个。

松柏的冰凌 - 06/06/24 08:40

当时为了练英语。队友要回去报效祖国。那时候的年轻人们真的非常单纯。回去报效的朋友们又跑出来了。诉说种种无奈遭遇。我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