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

儿时琐忆--小孩子眼中的文革:武斗轶事(2)
石头村  03/08/2021     4   1

我们老家小城武斗虽然没有重庆规模大,但死人也不少。我从文革后审判某些武斗首犯的告示里面也看到了好多死亡。其实我认识的人里面就有家人死于武斗的。我们当地武斗主要是一些小规模事件,当然也是从冷兵器上升到热兵器的过程。冷兵器战斗主要也是用钢钎,我在想为什么我们那边为什么这么喜欢钢钎?好像别处武斗就用得较少 ... 更多

表叔的爱情
钱百万  03/06/2021     8   5

表叔多年前去世时,我听老人们讲了几句他的故事,不胜唏嘘。 表叔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四个哥哥。一般这样的孩子,在家中比较受宠。大孩子有的都已工作,家里这时的经济条件已经不错了。他从小爱漂亮,讲究打扮,人又聪明 ... 更多

到美国后的第一辆车
人参花  03/06/2021     9   18

刚到美国三个月就买了辆车。三百六十块钱。系里的人问我,你确定是汽车不是自行车?还有人居然问,是铁的吗?太小看人了,真想开过来让他们瞧瞧。当然不会开。 首先要学会开车 ... 更多

儿时琐忆--小孩子眼中的文革:武斗轶事(1)
石头村  03/05/2021     5   5

有网友提到武斗,虽然武斗的时候我确实太小了,没有亲眼看见。但重庆是武斗的重灾区,我们小城也很暴力,倒也有不少外人不知道的事情可以八卦一下。 文革刚开始的时候,主要是大字报大辩论。但红卫兵对批斗对象的暴力行为从一开始就很残酷,可以参见王友琴的记录,但那是单方面的暴力,即红卫兵施加于受害者单方面的。武斗主要指的是造反派之间的不同派别或者造反派与保守派之间的团体性战斗 ... 更多

远离渣男是个技术活儿
人参花  03/04/2021     9   9

都说投胎是个技术活儿因为身不由己,事实上离开渣男也是身不由己。生活中渣男不少,不清楚到底百分比有多少,但是身边发生的频率太高,往往又离不了婚,深感离开渣男也是个技术活儿。首先是你的不幸嫁了渣男,出轨是最常见的渣。一旦出了轨心就野了,很难保证不再出。对他来说只是一次风流,对你来说就失去了对他和对婚姻的信任 ... 更多

在中国过年的记忆
Aprilmei  03/04/2021     9   7

              现在的春节已经不再是记忆中期盼的每年一次的大事了。来美国以后就只剩下吃饭,聚会和挑着看的春晚节目。这两年除了回国过年还有点气氛,在美国连日子都要事先查好,否则一不留神就错过去了。今年聚会成为不可能,餐馆又都关闭,就剩下在家做饭吃了,和平时有啥区别?             小时候尽管家里不富裕,但过年时一定是吃到只想喝粥就咸菜的地步。我对过年的记忆非常破碎 ... 更多

儿时琐忆--小孩子眼中的文革:马振扶中学事件
石头村  03/03/2021     6   2

这件事情好像没有那么出名,应该不如张铁生的白卷事件出名,虽然这两件事就前后发生,并且密切相关的。但我对马振扶中学事件的记忆却清晰的多。我想主要原因大概是白卷事件没有在小学里面正式开会宣布,但马振扶中学事件则在学校里面大肆宣传。故张铁生的白卷事件对于我仅仅是报上看到的新闻而已。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说的是河南马振扶中学一次英语考试,马振扶应该是一个地名,有一女学生完全不会,本来不会交白卷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 更多

我在德国的经历(3/3)
二泉映月  03/02/2021     6   7

我太太来德国后我在外面租了房子,离开了那个空荡荡的客房大楼,去酒馆也少了。那时出国是件很麻烦的事,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办好护照签证,到德国后才知道她的签证有效期才3个月,到6月为止,还盖了个不许延长的图章。那时我已经申请到美国读博的奖学金, 但要从8月开始,要到那时才能去美国。这中间空出的2个月有点麻烦。研究所的一个德国同事,是当地人权组织的积极份子,听说这事后说这个签证太不人道 ... 更多

我在德国的经历(2/3)
二泉映月  03/01/2021     7   5

刚到时觉得堂堂德国真是个小国,开几小时汽车就可以横穿整个国家,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学,许多科目就几个科研人员在搞,给人很单薄的感觉。发文章又自我控制的紧,不浪费时间写胡弄人的文章,不浪费印刷成本,不浪费读者时间。论文数量很少,但都是高质量的,打一个中一个,最后在世界上的影响反而很大。 我们研究组正副组长,一个身高1.95米,一个2米,幸好我也有1.8米高,站一起不算太难堪。组长说他小时候经历二次世界大战,饿得皮包骨头,老人们都说看他那模样恐怕活不久了,但他还是活下来,并长得这么高 ... 更多

我在德国的经历(1/3)
二泉映月  02/28/2021     8   7

20多年前我硕士毕业后留单位里做讲师,算中级技术人员。那个时代大家都想出国,我也不例外,想去美国。那时上面派下来的一些公费出国名额,出去做“访问学者”。这差使还不错,不必担心生活,没明确任务,就是出去看看老外怎么捣腾的。所领导大笔乱挥,张三去美国,李四去澳州,二泉嚒你就去德国吧,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和德国结了缘 ... 更多

  拜见博主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