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里短

从读水浒等名著说起
二泉映月  09/15/2021     1   11
从读水浒等名著说起

小时候读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有个明显的感觉,就是前半部分写得有声有色,越到后来写得越草率马虎。想想作者写这么多,到后来腻了,烦了,累了,写作热情消退了, 所以可以理解。 后来我也写了4本几百页的书,由Springer, CRC Press等大牌出版社出版。这对中文马马虎虎,英文永远勉强的我来说是个浩大艰苦的工程。 每写1本书都需要把1年多的时间全神贯注的投下去 ... 更多

议论运动员
二泉映月  09/15/2021     0   4
议论运动员

以前有时听人说运动员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其实顶级运动员不但四肢发达,智商情商一定都很高,能做到情绪稳定,意志顽强,自律自强。比如1985年出生的C罗,已经36岁了,照样纵横球场,状态爆棚,没有付出持续艰巨的努力是做不到这些的。 也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运动员,比如和C罗同年的国足球员董方卓,身体条件超好,当年惊艳足坛,20岁时就签约欧洲队,表现亮眼,曾和还不出名的C罗是队友。但他肆意放纵,很快就绵绵众人了 ... 更多

家里的2台老计算机
二泉映月  09/11/2021     0   2

我家里还保留着2台10年上下的老计算机,开起来风扇声音较大,上网必须拉电话线。 其中1台装了一个设计软件,我7,8年前花了6千刀买的,现在买大概要1万刀。我在家做咨询主要用这软件,写书时也常需要用。那软件每年需付2千刀维持费,可以Update新Version。我没花这钱,就不能下载新的了,只能用那老机上大软件,所以那老计算机值上万刀,不会扔,坏了的话还要修好 ... 更多

八月的最后一天
兰卉  09/01/2021     5   3
八月的最后一天

八月,日子如常,生活照旧。   两个工作猫还在努力工作着来赚取猫粮。 地里的菜树上的无花果也渐渐少了许多。 我也厌倦了每天来诱惑猫猫们来和那一篮子菜菜摆Pose。 ... 更多

夏练三伏
二泉映月  08/28/2021     4   10

我儿子的工作情况看来稳定了,就在本市不会去外地了。我们要给他在附近买个小房子,碰巧赶上房价狂涨,从6月开始,看中的2个房子Offer都不成,被别人疯抢掉了。看来我去年辛苦做Consulting赚的钱基本都被房价涨掉了。 他在离家7分钟的地方租的公寓,8月底到期,原来以为买房来得及,现在来不及了,只好让他先搬回家住,家里的Van跑了5个来回,搬完了。今天89F,家里没空调,坐着都热,搬家更热,凉快全靠车里的空调猛吹 ... 更多

今天被责备了
猫老板  08/11/2021     5   23
今天被责备了

去了农贸市场就见菜眼开,队友一个劲说家里的都没吃完,买了也是坏掉,俺说结果不重要,卖菜的过程会让人身心愉悦,又不是买钻戒。 部分战果 外加一幅画 队友生气的真正原因在这里  ... 更多

今天闲着讲个故事听
云卷云舒  08/10/2021     5   4

大家就权当故事听吧。 某大城市几十年如一日被某党把持,另一在野党根本没机会插进去。三四十年前意大利黑手党势力很大,对当地政坛渗透很深,往往是一个人扎根深厚,他提拨谁去某某机构当头,那人再提拨自己的三姑六婆,三姑六婆们再把自己小妹小弟拉进来,干不干事不要紧,只要听话就好,具体工作嘛,那啥delegate 到外面的agency去干,每一块来几个delegate agency, agency 要拿funding 嘛, 把自己那一块应付应付就行,其他人的事少听少管,然后大家你好我好一起好。  风水轮流转,黑手党日渐势微,某类人开始吃香喝辣了,怎么能容忍别人把持,于是那啥啥东厂西厂代表们出动调查,一抓一大把,把原来的意大利帮铲除出去,当地报纸轰动一时。某类人开始把持大权,具体故事循环,然后大家你好我好一起好 ... 更多

难以忘记的名字
猫老板  08/07/2021     0   10

许多许多年前在厦门机场的墙上贴着一些通缉犯的名字和照片,有一个名字至今难忘,她和其他两个男的合伙杀人在逃,只记住了她的名字: 白网腰!就想不明白她爹妈怎么这么有才。大家记忆深刻的名字是什么? ... 更多

我对财富的向往
人参花  08/05/2021     5   54
我对财富的向往

我承认我想发财。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我对财富有多么向往。 长期以来,我一直自视清高,一边过着挥土如金的生活,一边觉得金钱是万恶之源,时不时还想喊一嗓子,把万恶之源给我拿走。是我的潜意识出卖了我。从盘点我养的植物可见一斑 ... 更多

《雨夜惊魂》
二泉映月  08/02/2021     2   5

那天半夜外面忽然风雨交加,雷电轰鸣,把我惊醒。朦胧中我听见鼓声隆隆,人声凄凉,弥漫着一股幽怨之气,不禁想到这里从前可能是印地安人的战场,当年惨死了不少人,冤魂雨夜出来,呜呜咽咽,但现在恐怕无从考证了。想着想着,我又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清风习习,阳光明媚,我屋外四处看看,没发现什么异常痕迹。但如果掘地三尺,不知会发现些什么 ... 更多

  拜见博主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