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人参花

孩子小的时候,每天又忙又累。同事安慰我说,“熬过了星期三就有希望了”。

 想想也是,一个星期过了一半,周四仿佛看见胜利在向我招手,周五更是欢呼雀跃,走路脚下生风了。周六是唯一躺平,休养生息的日子。周日下午开始焦虑,到了周一早上上班的时候,焦虑积累到了最高点。如果走进办公室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周扒皮”,我就会拉长了脸,狠狠地白他一眼。暗示他,“烦着呢,离我远点儿”。

周扒皮是我当时的老板,是位刚入职不久的年轻教授。他每周工作七天,周六周日都上班,恨不能长在实验室。自己这么努力,就总嫌别人干的少,经常压榨手下人,由此得了个外号“周扒皮”。

 周扒皮看见我递过来的白眼儿,就会转身对着大家喊,“某人今天头发没梳好,心情一定不好,大家都小心点儿”。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事实上他才是那个挑起战争的人。

 周扒皮嘴巴大,思维和嘴巴同步,每天不停地说话。我们实验室那些人又都不是省油的灯,于是大家和他说话基本都是互怼。每天各种唇枪舌剑在空中交叉飞舞,就算你不参战,也会被误伤,还不如撸了袖子选一边加入,然后直接怼。

 周扒皮已经成功地把他的环境打造成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

 周扒皮生长在一个有六个兄弟的家庭,他最小,习惯了每天抵挡五个兄长来自五个不同方向的拳头。有一年他过生日,收到哥哥寄来的一盘录音带。放出来一听,是周扒皮稚嫩又悲伤的喊叫声。原来他嘴贱,招哥哥们胖揍一顿,扔他独自一人在地下室,他就哭天抢地地求饶。

 最能惩罚周扒皮的事情不是吵赢他,而是不理他。那样他会急得上蹿下跳,围着你团团转,求你跟他吵架。他会伸过头来,把笑脸举在你面前,诚恳地问    ,“还生气呢?say something please!” 我有时候也忘了,和和睦睦地跟他说了半天话,突然想起来还在闹着别扭呢,赶紧又拉长脸,回去继续不理他。

 最近,我主动打了电话给周扒皮。

 一接通电话,我开口喊一声他的名字,他立马听出来是我,尽管之间隔了五年。我们家周扒皮蹦起来高兴,唔哩哇啦冲我喊了半天,说我这么久都不理他。我这边咯咯笑着,把话筒伸到离耳朵最远。

 分开二十年了,我头一回意识到周扒皮还是挺有情谊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干仗太多,花了二十年消除了对彼此的恨。哈哈,小样儿,没想到老子也有今天。

 打电话给周扒皮的缘由是要致谢他。我之前的教授找周扒皮要我的联系方式,因为他要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开车路过我们州想顺便见见我。

 这位就是我撰文写过的“永不退休老板”。他是科学院院士,德高望重的资深教授,为人也谦谦君子。周扒皮和他之间差的不止是三十多年的岁月,还有三十多年的进步空间。

 我在高速公路旁的星巴克和教授咖啡了一个半小时。86岁的教授,刚毕业了一个博士生马上会再招一个。他说,在他55年的职业生涯中,他培养了15位博士,23位博士后,硕士本科不计其数。他说他在业界拥有最广泛的资源,他不能离开这半个世纪的积累,只要活着,他会一直干下去。

 我英明神武的教授,依然头脑灵活,目光坚定,开车穿越几个州回去和60多年前的小伙伴聚会。他已经不再打篮球了,改打网球。曾是他学生的太太,却两次摔断了脚踝,上不了楼,他们只好住在楼下的餐厅里。太太刚买了一辆八个座位的车,想带着六个孙辈们出去浪。但是瘟疫耽误了她实现理想。

 看着教授扶着太太走进车里,然后挥挥手绝尘而去。我在星巴克门口站了足有十分钟。心里五味杂陈,思绪波涛汹涌,我也祈祷,希望余生还有机会再和教授一起咖啡。

 反观周扒皮,比教授年轻三十多岁却决定提前退休。他和日本太太已经在Georgia靠海的岛上买了房子,准备搬过去。

 我说,“人家教授86岁了还要再招博士生呢”。周扒皮马上说,“那肯定是因为他太太不喜欢老看见他在眼前晃悠,不让他退休”。

 看看,这就是我们家周扒皮的境界,以小人之心度人家君子之腹。

 在短时间内和两位老板的交集,让我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也进一步静下来审视自己。

 如今,我的人生已过星期三。

 我习惯地望向星期四,踮起脚尖儿,手搭凉棚,努力望了又望,还是没看见胜利在向我招手,甚至没看见曙光在前头。

 在这个不尴不尬的年纪,我面前的榜样有这两位。一位永不退休,一位提前退休。不退休倒是简单,顺着以前的日子一天一天滑下去,滑到滑不动为止。提前退休呢?用那大把大把的时间干嘛呢?

 周扒皮说,他会在岛上开个饭店,只卖烤鸭。我闻此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说,“你开饭店指定不行。饭店是服务行业,你没有服务意识。第一天下来,你就把顾客全得罪光了。最不济也是,你鸭子卖完了,钱没收上来,还倒赔二百五,那就把老婆得罪了”。

 其实,老人就是一群对老年一无所知的孩子。人都年轻过,可是谁老过?面对老之将至,迟暮之年,要怎样过好自己的星期四,星期五?除了困惑,没有标准答案。

也许等你完全参明白悟清楚了,等你领略了夕阳悲壮的美,等你了无遗憾地独自一人凛然走向天际,气定神闲地拥抱彻底躺平了的星期六,你就再也不会有周一的焦虑了。

 

 

 9  14     
评论 
松柏的冰凌 - 07/02/22 05:20

很多喜欢自己工作,又做的轻松的,选择一直工作。

polebear - 07/01/22 15:31

好个星期三,日头正当时,中午的太阳^_^

周扒皮年青时用力过猛,没有后颈儿了😄😄

永不退休退了就是要了他的命。他们两都是各得其所,达成心愿的选择。花花也会心随所愿的。

qing_us - 07/01/22 13:56

当年的教授还惦记着花花姐,花花姐绝对是得意门生啊。

Kotalpa - 07/01/22 15:02

肯定是15个得意门生里排名第一的。😊

人参花 - 07/01/22 13:25

很久不写作业了。回去工作后忙得晕头转向。

remote - 07/01/22 14:09

花花姐姐笔下的周扒皮活灵活现~~

Ares - 07/01/22 13:14

85岁的院士,只毕业了15个博士。被他废了很多吧?

人参花 - 07/01/22 13:24

他比较严格,有人喜欢数量,他说他不介意数量。估计这最后一个应该是封山之作了。

Ares - 07/01/22 13:27

你能得到他的卿爱,肯定是绝顶聪明的人

人参花 - 07/01/22 16:11

我最漂亮。🥰,脸皮最厚。

云卷云舒 - 07/01/22 13:04

打算等孩子上大学以后,我就出去流浪做背包客,等天下浪完了就去考个执照做个中学老师教一教数学之类的。

现在的老师太左了,我们保守派不能放弃这个领域,毕竟孩子是未来。花花姐可以考虑去中学教一教皮孩子们。

人参花 - 07/01/22 13:11

考验我的耐心不是?我可能第一天就放弃了😇

Kotalpa - 07/01/22 12:04

无论是提前退休,还是永不退休,都是完美的人生选择,活的精彩是最重要的!

花花姐可以好好把星期四和星期五过好,然后准时退休。😊

kqq - 07/01/22 12:35

对,只要自己高兴就好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