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的饮酒史(3)

石头村

第一次其实是与一位素昧平生的新朋友。他们家庭新搬迁到我所在的地方,他通过教会联系到我们。于是我们教会几个人就去帮助他搬家,搬完家后上我家吃饭。这位朋友山东人,尤好杯中之物。在南方乡下呆了多年,好久没有吃过正宗的中餐了。面对桌上我匆忙之中草就的几个家常菜,赞不绝口,再加上要对我们表示感谢,一定要拿出他珍藏的五粮液与大家喝几杯。教会的几位弟兄都不喝酒,我就只好陪他喝点。其实没有喝多少,也就一两多,他比我多喝了点,但也多得有限。然后这位老兄说这酒留着,等他从中国回来后再与我一醉方休,因为他当时准备回国工作一段时间。

可是没想到几个月后噩耗传来,这位兄弟回国春节期间回老家喝酒喝出了胃穿孔。更大的问题在于他自己不知道,大概对疼痛感觉迟钝。回到上海后因为大出血住院,才发现胃早就穿孔了,因为并发症去世,希望他的灵魂安息。按说这点酒对于我应该不是事,当时其实也没有任何反应。但中午喝的酒,到晚上要睡觉的时候突然觉得胃不舒服,最后还是吐出来了。当然,吐出来就完全没事了,跟真正喝醉了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所以不应该算真正喝醉。我还一直迷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我久不喝酒,体内的脱氢酶不工作了?不过我后来回国喝酒也没事啊。后来跟朋友说起这事,有人说是不是喝了假酒。我也不知道国内用什么造假酒,居然在体内完全无法代谢,最终只能吐出来完事。

另外一次就在疫情的前一年,接连有两个大学同学来我家。与其中一位当年的小哥们放开了喝,结果都醉了,当然我醉得更厉害一些。这位哥们上学时确实年龄小,14岁就上了大学,所以当年从来没有参与过我们的喝酒,是毕业之后上班了才开始喝酒的,现在绝对是我班酒量最高的前两位之一。出国前我俩曾经在北京喝过酒,当时他借调到建设部,我在北大上研究生,我俩周末经常聚在一起喝几杯,当然那时他的酒量还是远远不如我。后来我俩都出国了,就多年未见了。最后一次我俩喝酒还得回到2002年,我去北京开世界水产大会,当时老弟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中国区财务部供职,当时哥俩喝得还算尽兴。老弟后来当上了新闻集团中国大区的财务主管,现在做私募基金,这次来纽约就是为了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的事情。

老友相见自然千杯少,我其实好长时间不喝白酒了,但小老弟来了,无论如何得陪着尽兴。我俩一开始喝掉了大半瓶剑南春,这瓶剑南春还是以前另一位同学来的时候开的,那位同学在国内虽然也算生意做得不小,但酒量不大,当时我俩一起最多也就喝了不到三两。喝完剑南春后,小老弟感觉意犹未尽,我于是到酒柜再找找还有没有别的白酒。只是我柜藏的白酒不多,找了一下,只有竹叶青和北京二锅头。于是开了二锅头,酒一入口,我俩同时摇了一下头,感觉口味差远了。我俩本来就打算随意了,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当时还有另一位大学同学,虽然不同班,但还是同系的,一开始就表示只喝啤酒,不喝白酒。但在我们开始喝二锅头后,突然加入进来拼酒。这一下我们就又将一瓶二锅头也喝干了。因为这位半路程咬金是在我俩喝了一两杯二锅头才加进来的,自然我俩喝得多一些。一斤二锅头我俩应该喝掉了至少七两,这样算下来,我俩每人应该至少喝了七两白酒了。喝完二锅头之后,我的头就开始晕了,于是又开了一瓶红酒,这时喝着喝着我就顶不住趴下了。小老弟虽然当时没有趴下,但也开始说胡话了,最后晚上睡觉前也吐了。如果没有半路程咬金,估计我俩最多不会超过半瓶二锅头,这样也许就不会喝高了,而是正好,可以接着再聊上半晚。

另外一位同学就是号称喝了一斤三两的其中一位,我人生第一次滑铁卢的见证者,当然也算铁哥们了。可以说从大学毕业后就没有见过面,直到2015年我回国,他得知我回国,专门从上海飞过来与我见了一面。当天晚上我们哥几个喝到半夜三点才散伙,各自回家或者回旅馆。这次是儿子来美国参加夏令营,顺便也与几位老同学见见面。其实前几天我还专门去纽约另一位同学家与哥们聚会。因为也就是不到一个月前与小老弟喝醉了,所以这次我俩没喝白酒,只喝了两三瓶红酒,再加上几瓶啤酒,可以说正好达到了微醺状态。喝完后,沏上一壶茶,二人坐在夜幕下凉风习习的阳台上,顺便聊起了当年旧事,也算达到了喝酒的最高境界了。

 4  19     
评论 
qing_us - 07/20/22 23:31

石头兄说好听的是酒仙,不好听就成了酒鬼了😀

60MPH - 07/21/22 20:59

比酒鬼喝得多的叫酒仙好吧

qing_us - 07/22/22 00:01

你出来啦😀

60MPH - 07/22/22 03:18

? 我好像没进去过😅就是老没说话

问个好

松柏的冰凌 - 07/20/22 22:08

朋友们相聚,缺酒不行的。不要过量就好。那位过世的朋友挺可惜。国内酒文化不得了,听说做生意的都要喝酒,而且喝出毛病来。

石头村 - 07/20/22 22:34

那位朋友其实就是因为长期饮酒过量,导致肝功能损坏,其死亡原因就和肝功能损坏有关。胃穿孔导致的出血后来止不住了。

Kotalpa - 07/20/22 22:02

我家队友有一阵子经常喝吐,后来研究发现是他不能喝混酒,注意后就再也没事了。听说酒量是天生的,后天未必能训练出来。我就是不能喝酒,喝几口啤酒脸就红了,而且脑袋也还是轻飘飘。酒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polebear - 07/20/22 22:04

跟你一伙

Kotalpa - 07/20/22 22:08

咱俩见面就不能像石头兄他们那样对酒当歌了,到时候只能喝喝茶,吃吃瓜子什么的。😀

qing_us - 07/20/22 23:30

我加入

石头村 - 07/20/22 22:35

其实可以练,那位一斤三两的刚开始也是沾酒就醉,甚至吃米酒都醉,后来也练出来了。

60MPH - 07/21/22 21:00

可是喝酒这事,为什么要练啊?红酒也就罢了,白酒我感觉就是化学物质的味道啊,好喝吗?

石头村 - 07/21/22 22:48

国内有人为了场面需要就要练,国外的好处就是不喜欢就不用理。

兰卉 - 07/20/22 21:16

几个旧友,几杯好酒,微醺之后……多少从前以后的故事就开始了。

好酒量,好故事!

石头村 - 07/20/22 21:43

都是一些老朋友的故事,我一般也不大与外人喝酒。

polebear - 07/20/22 19:48

哈哈,石头喝酒史上的快意江湖!可惜那位只有一面之缘的朋友

石头村 - 07/20/22 21:42

是啊,不过可以告慰这位朋友的是他儿子上了Princeton。他当年的最大愿望就是为了孩子。

kqq - 07/20/22 16:58

逢年过节或者有什么高兴的事情的时候喝两杯蛮好的. 疫情期间,我基本戒酒了。

石头村 - 07/20/22 21:40

小酌怡性,醉酒伤身,适度就好。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