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舞弊展开谈(1)前言

石头村

因为一篇大选舞弊的帖,引来了一群所谓的“正人君子”的义愤,纷纷站出来谴责我传播谣言。当然我知道除了跳出来的几个,其实还有一些隐藏在背后的巴不得让我闭嘴。只是我这人不是从小生活在文化中心的文明人,说话声音稍大了一点被人一瞪眼就马上闭嘴。本人出生于山野蛮荒之地,某种程度上还有山民的蛮勇之气,所以对于这些想让我闭嘴的人,我的回应就是抡起大棒削回去。当然如果到了像墙国文革时代,张志新因为说几句话就要割喉的时候,山人就只能落草去也。

经过2020魔幻现实之年后,其实今天再来谈论大选舞弊有点给大家添堵的意思。不过今天社会的诸多乱象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因为2020的窃选,所以在大家已经感受的痛苦之外再捅一下这个脓疮,固然让某些人不高兴,不过也可以提醒更多人,要知道今天的一切果都是源于大选舞弊这个因。

在今天这个混沌的时代,要找出真相不是那么容易,连一些最基本的事实都可以被媒体弄得面目全非,但是上帝给了我们良知,给了我们常识,所以我们可以秉持常识和良知,就可以从一片混沌之中发现他们不想让我们发现的事实。

什么是常识?说穿了很简单,事出反常即为妖,就是一件事情看起来不正常,那后面一定就是隐藏着什么不正常。当然反过来就不一定成立,看起来一切正常并不真意味着一切正常,只是你没有站在适当的角度观察。用一句俗话来说就是:远看是头猪,近看是头猪,那就是头猪,这就是常识。远看是头猪,近看是头猪,但媒体或名人,专业人士说不是猪,是头Rino,那就是Rino;或者都有可能,可能是头猪,也可能是Rino。这就是今天有那么一些自以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却缺乏最基本的常识的人的表态。

其实人类自从有选举以来就有舞弊,舞弊总是与选举伴行。所以才有各种严格的选举法的出台,才有了各种监票措施。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作弊的一方总有办法,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密不通风的墙。所以才有一代一代人与各种舞弊斗争。像美国西部早期的选举,基本上到了选举日,两边的支持者,加上不少的中间选民都是实枪荷弹来到投票计票的现场,就是为了保证一场公平的选举。如果胆敢公开作弊,马上就是一片腥风血雨。可见维护选举公平从来并非一件简单之事。

有些人会言之凿凿说:美国的选举体制不可能有大规模的作弊,不可能有可能影响选举结果的大规模舞弊行为。首先不论这话逻辑上的荒谬,我们首先可以来看看美国历史是否如此。我最早知道的美国大选舞弊事件是1960年的总统选举Nixon与Kennedy之争。我想但凡对美国历史有点了解的应该都知道这次选举的争议之大,但Nixon为了维护体制,最后做出了退让,才没有引起全国性的骚乱,和平移交了权力。只是后来Kennedy遭到暗杀,至今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但在多种坊间说法中,有一种就是认为芝加哥的黑手党暗杀了Kennedy,原因就是当初让黑手党选举作弊时答应的承诺没有兑现。

那么1960年是唯一一次危及美国体制的大选舞弊吗?当然不是, Ted Cruz参议员在谈及如何解决2020大选争议的时候,提及了美国历史上的另外一次更大争议的选举,1876年的大选,就是国会认为有几个州的选票因为涉嫌舞弊不合法,将之退了回去,从而没有一个候选人能够达到法定的选举人票。最后是成立了一个由两党议员加上最高法院的法官的委员会一起来决定总统的归属,所以那些说国会没有权力将舞弊的选举结果退回的人很显然是不了解美国历史和宪法。当然,历史上舞弊的规模虽远远不能与2020相比,但都足以影响大选结果。

所以从历史看来,美国大选一直就在和选举舞弊做斗争。所以说,谁敢拍着胸脯宣称美国大选没有大规模舞弊?从逻辑上说,无论你见识了多少次没有舞弊行为的选举,你都无法保证下一次不会有作弊,也保证不了别处没有舞弊行为。就像你参与了一场考试,你所在的考场没有发现舞弊行为,你就宣称考试绝对不会有舞弊行为,虽然隔壁考场的考生发现有人舞弊,但你还是坚称你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考试没有舞弊,对此我就不予评论了。还有,美国选举是州的事务,所以每一个州的选举法都不一样。城里有一位名博曾经宣称他参与了一次选举,是共和党为主的一个小镇,所以他坚信美国大选不会有作弊行为。我只问了一个问题:你认为参与的是共和党小镇的选举是公平的,那么你是否能够保证民主党主政的大城市的选举同样公平?这位名博避而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坚称大选不会有舞弊行为。不知各位网友如何看待此人的回答,反正我是从此不再看此人的文章了,觉得有辱智商。

再说,并不是所有的选举舞弊都是现场的监票人员可以发现的。比如不查ID的地方,即使你怀疑该人有可能不是选民本人,但只要对方提供了相关信息,你就必须认为就是他本人,让对方投票,作为监票人员的你没有权力检查选民的ID以确定是否是本人投票。至于邮寄选票,那就更加难以保证是本尊投票或者是别人代投,唯一可以查证的就是信封上的签名,但这签名验证的宽松与严格会产生具大的差异,尤其在邮寄选票数量巨大的情况下。这里有一个加州的例子,大家可以谈一下自己的看法这叫不叫公开作弊。2020大选,加州的邮寄选票差不多一千几百万,大家知道经过签名验证之后有多少废票吗?总共不到十万张废票,远远低于正常年份的邮寄选票作废率。然后前不久,LA征集公开签名要罢免LA的DA,虽然组织者收集了远远超过要求的签名数,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为什么?因为收集的签名有三分之一被LA的官方认定为无效签名,总共二十七万个签名被作废了。不知各位看官如何看待这个加州审查签名的程序?当然,像赶走监票人员后选举官员投入一堆选票就更非现场监票人员可以发现的了。更不用说还有高科技作弊的方法,我后面会一一详细的举出我看见或者听见的例子。所以说,我很难理解那些坚称2020大选绝对没有舞弊的人背后的逻辑。

 11  18        
评论 
rootless - 08/31/22 00:50

其實選舉舞弊在美國歷史上多次發生。需要一些有guts選民的反抗才會好轉。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Athens_(1946)

qing_us - 08/30/22 16:11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清清白白,民主党为什么不查?

二世 - 08/30/22 10:18

其实美国社会是从下往上的传统习惯社会,选举制度相当粗疏。共和党,民主党大家都搞选举舞弊。所以两边都不敢搞真正的清查。川普因为是外来新人,没有历史,可以敢要求大家都不能作弊,但是在共和党的老人哪里得到的支持不多,因为大家都不干净。

二泉映月 - 08/30/22 10:25

高见!

Kotalpa - 08/30/22 10:35

👍

石头村 - 08/30/22 11:45

肯定是两党政客都有选举舞弊的,但如果总体而言,民主党作弊的规模和经验是远远超过共和党人,我后面会谈到这一点。2022Georgia的中选就可以看看民主党人的作弊女王与共和党的舞弊高手的较量。

二世 - 08/30/22 12:37

这个和媒体宣传有关,既然川普已经是种族主义法西斯分子。只要底层有些小人物接受了这个观念,那么任何手段阻止川普继续当选都是先天正义的。在美国这个依靠传统习惯,个人道德,基层组织搞的选举制度下,几乎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松柏的冰凌 - 08/30/22 12:33

我才知道!

二世 - 08/30/22 12:52

美国是个封建传统保持相当好的习惯法国家。这个是好事,说明美国是个自发秩序相当好,民间有活力的系统。保持一定的模糊空间让基层自己管理自己或者说让人民能在底层就有锻炼政治斗争的能力是民主的一部分吧。像中国一样从小学开始就一直给标准答案锻炼不了人民搞民主制度的能力。

松柏的冰凌 - 08/30/22 16:51

你指出这点非常敏锐也重要。我这里的郊区小城市的自我管理能力就很好。选举,决策等等自成体系。所以,美加的上层对下面的影响有限。我们各省的自主能力也很强的。

二世 - 08/30/22 17:17

所以保守派在抓地方选举舞弊的时候是非常缩手缩脚的。你如果派FBI去调查抓人的话无疑会极大的扩大联邦的权力而削弱地方的自治权。这个是保守派极力避免的。一般还是只能自下而上的从地方议会驱动。

石头村 - 08/30/22 17:47

你这个说得很有道理。我以前其实不明白为什么美国对大选舞弊抓得并不严,虽然抓个别的选民舞弊,但从来没有大动干戈的。就像佛州前Miami那边的舞弊黑女官员也就是走人了事。

Kotalpa - 08/30/22 10:00

相信大选没有舞弊的绝对是少数,只是很多人嘴上不会承认,因为他们要么支持民主党,要么极其讨厌川普,要么“纯洁过度”。

二泉映月 - 08/30/22 10:08

是的。

二泉映月 - 08/30/22 09:53

是在文学城里发生的争论吗?

石头村 - 08/30/22 11:37

我前段时间不是发过篇《大选舞弊谈》吗?也转发到了文化走廊,结果引来了一群要辟谣的。我就干脆再来长篇大论再公开谈一遍。

二泉映月 - 08/30/22 12:10

好!!!!!!

松柏的冰凌 - 08/30/22 12:35

石头严谨求实!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