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的医院陪护经历 - By wjmama

Kotalpa

这次回国实在是不得已必须回,妈妈身体不好,已经有点放弃希望的感觉。我无论如何克服困难终于到家了。 到了以后就尽快安排我妈妈去住院。首先住院是要托人才能进去住的,不是谁的身体病症已经到了必须住就可以住的。 托人走了关系,打点好了,约好了某日去住院。 之前我妈妈自己曾经想去住院,保姆陪了去的,结果因为她一直卧床,没有核酸的检测结果,打了120电话付钱请转运车到了医院,不得不在医院做核酸,在走道里被人赶来赶去的等了一天,直到晚上8点多核酸检测的结果才出来, 才可以办理住院手续,结果住了一晚,我妈不敢自己签那些文件,不得不出院了。这次吸取教训,准备提前一天做核酸。小区里那些三天两头做核酸的人是不会上门的,他们只是机械地在小亭子里捅嗓子,规定时间一到,他们就走人,多一分钟都不会给你做的,更不用提上门了。所以又要托人找上门来的做好核酸检测,我们去陪护的人都是要准备好24小时内的核酸检测结果。不然医院都进不去的。

以为准备的够充分的了,结果急诊医生那里就给我一闷棍,差点没当场气晕了。因为又遇到之前的那个医生,那我们赶紧还是跟她打招呼,说因为女儿还没有回来,我妈妈心里害怕,所以住了一天就出院了,现在女儿从美国回来了,现在又来住了。 结果这个医生交班走人了,后面的医生知道了我是美国回来的,办手续的时候说住院部的护士长说了,必须到了国内28天才能进去陪护,我都气得无语了。28天!!!说是他们医院的规定,根据国家的规定我隔离也隔离过了,我已经可以到处走了,现在已经到国内的第18天了。我回来的目的就是要陪老妈看病,我还有工作的,28天以后谁可以啊!!当下只能低声下气的请他们通融。这个医生也是之前托人打过招呼的,所以他倒是肯为我们想办法的,他也理解,但是有规定,他就只能照做,担不起这个责任。打了一堆电话,打院领导,街道,社区甚至是市里的卫健委,终于有两个领导说我可以进去陪护,才松了一口气。那个医生特意在入院单上面注明是哪两个领导同意的。

进去之前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大家都知道去医院陪护是个艰苦的活儿,谁都不想去做,我家的保姆已经之前去做骨折手术的时候陪过一周了,绝对是不愿意去陪的。我去陪老妈肯定是义不容辞的。只是很多是事先再做思想准备也是预料不到的。

进去陪护的人现在医院规定必须从进去开始就一直呆在里面,他们在电梯门口进门的地方设了门禁,每天安排一个小护士坐在那里,严格监督每个进出的人员,查核酸和体温,只有住院和出院的人可以进出,。我们这些病人和陪护的人员是半步也没想离开这里的。而且进去陪护的人只能一个人,不能中途换人。一般住院都是十来天的,再累再苦,你都得撑下去。不能送任何吃的东西,不能买外卖,可以送生活用品,只能送到楼下,由楼下的保安送到这个楼层来。我感觉又经历了一轮隔离,唯一的区别是我们可以出房间的门,在这个楼层走走,但是这个规定是只针对我们这些人的,医生护士照样每天回家的,人员还是在流动的,所以这么严格的规定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郁闷无比。 病人家属因为不能进来送东西等等的,经常发生和护士大吵大闹的情形。其实护士只是执行的人,跟他们吵又有什么用呢。 

窄小的病房里有三张床,我们进去的时候另外两张床都有病人了,陪护的一人给一个方凳子,阳台上放了三张躺椅,与隔壁房间共用一个阳台和洗手间。这个方凳子坐了一天下来,立刻给你颜色看,因为没有靠背,腰酸背痛百分百的事情。那个躺椅白天是上锁的,还不让放在房间里,只能放在阳台上。一群护士们每天上午来巡房检查被子房间设施是否整齐划一,我先把那个躺椅拿进来,她们一本正经地阻止我,我说这个方凳子让人悬空在那里,一天坐下来腰背痛的要命,为什么这个躺椅我白天不睡,都不能拉进房间坐一下,太不人性化了吧!她们说是规定,影响美观,有意见跟院长提去。我也无语了。后来跟他们斗智斗勇下来发现,她们检查过了,下午那些护士就不管了,我就把躺椅拖进来,这样我可以把电脑放在方凳子上工作。毕竟我回国这么长的时间,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假期了,还好这次我的老板对于特殊情况比较体谅,同意我在国内远程上班,医院里还没有wifi,幸亏之前有买那张sim卡,可以用hot spot. 陪护我妈的同时可以兼顾工作,虽然工作的条件很差,得弯着个腰,在那个几寸见方的凳子上使用电脑,但总算没耽误事儿。

病房非常窄小,放了三张病床,医生护士每天来来去去,不停的来挂水,发药,测体温,测血压,做核酸,拉病人去做各种检查,几乎没有停的时候。病人和陪护的人员几乎很难有可以安安静静休息的时间。而且国人都喜欢大声说话,不仅仅这个房间的人说话听得见,旁边房间和走廊里的人的话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晚上那个小房间里睡三个病人,三个陪护的,那个躺椅窄的稍微胖点的都不能整个人的身体挤进去,然后要忍受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说梦话的声音。 护士每过两个小时来巡房,她不停的机械地训诫我要给我妈侧身,不然会有褥疮,本意是好的,可是要看病人的情况。我们是非常注意这一点的,但是我妈因为稍微侧身都必须非常小心的,容易眩晕,半夜被不停地吆喝,完全睡不好,我气得想骂人。

我们一进去都请了护工,一天170元,可是这些护工要照顾很多个病房的,我妈平时端屎端尿吃饭洗脸刷牙洗衣服什么的都必须靠我来。 她们每天就帮我打饭,其实那个饭都送到病房门口的,她们打不打都无所谓的。她们每天负责帮她擦身两次。我以为我花了钱,应该是她们听我的安排,后来发现我在国外呆久了,真是呆傻了。原来我得听她们的安排,她们每天早上五点一次,下午两点一次,不然就没时间给你弄了。好吧,好吧,我也认了,虽然这两个时间都是正好要睡觉的时间。 至少有个人可以帮我一把手,在我需要帮我妈侧身的时候,因为一个人搬她非常吃力,腰非常吃力,有另外一个人会好很多。

医院的伙食也是非常的差,每天有几样可以选择,早上的粥稀的可以当水喝,那些菜名字看上去我都有食欲的,可是吃到嘴里就满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大概是因为要照顾病人,都是少盐少油少糖的。 以前看小说里面形容吃的嘴里淡出个鸟了。我这回算是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唯一可以吃的早上的大肉包子还不错。出院以后回到家的第一顿,我妈和我两个都狂吃了一通,才算解馋。想想我们国外回来的味蕾,理论上讲应该是很容易满足的,我连隔离餐都觉得好吃的,可见医院的饭菜有多难吃了。

进院的时候是十月初,还比较热,每天都是二十几度。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卫生间兼浴室,然而开始两天还没热水,据说是锅炉坏了。终于修好了,有热水了,可是一周只供应三天,每天三个小时,每个人都必须挤在这个时间去洗澡。那个浴室一洗澡的话,水就会积起来,因为下水太慢了。

经历了开始两天的吃不好,睡不好的折磨之后,我身心俱疲,觉得都撑不下去了。 我妈也心疼我心疼的不得了,这也是她之前一直犹豫是否要去住院的一个原因,觉得太辛苦了。 但是这个时候哪里有退路啊。只能咬牙撑下去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了,既然来了,必须做下去。不然我妈谁来伺候呢。 一个字:忍。


医院里众生芸芸都是普通人,我们住的神经内科,就听见走廊里打招呼的人问刚进来的人“你脑梗了吗?”听的多了,觉得不梗都不配住这层的病房了。大家都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不过国人是出了名的没有隐私的概念的。我一进到病房,不出五分钟,已经知道左边隔壁床的老太太的外孙女儿在多伦多大学读书了。等她出院的时候,她自己和她老伴儿已经把他们家的家底都汇报给病友了。连她女儿在南京有几套房产,多少钱买的,多少钱又卖了一套我们都门清了。右边的情况也通通清楚。我一进来就被他们问老妈的年龄,职业这些都算了,他们直接问我的年龄,在哪里工作,多少工资,我还是有点震惊的。我因为吃了前面的亏,而且国内的人听见米帝回来的还是有点怕的,觉得我们浑身都是病毒大的,所以不想跟别人提我是美国回来的,就含糊其辞地说在外地工作,他们问了几次,看我不说也就只好作罢了。他们自己交流他们的工资,房子,地址,医保等等所有的信息。 我不想知道都必须知道了。大家打电话也是完全没有办法避开的,在走廊里说话都听得见。我就听到一个胖护士在走廊里打电话说“你找我干什么?我没有黄码啊!对方报了电话号码,护士说,哦,那是我妈妈的电话号码,她最近没有去你们说的那个地方啊。对方肯定是说她和某个阳性的或者什么密接的有时空伴随过,所以黄码了” 然后每天早上有人来发那个一天的费用的单子,他们就扔在病床上。有一次我还没有来得及拿起来看,隔壁一个病友的陪护自己走过来,直接拿起我们的单子看了。我只能无语的在心里白个白眼了。

就这么糟糕的环境,还是得挤破脑袋才能进来的。我们也是托了关系预订好了病房才进来的。等我们终于被通知出院的时候,十几天来我第一次被允许下楼去结帐,看到排队要办理入院手续的人山人海也是吓了一大跳。幸亏我早上不到六点就取了出院结账的比较早的号,不然这个队伍都不知排到 什么时候去了。我们左边床的刚出院,半小时之后就来了新的病人,还是昨晚在急诊等了一晚的。然后右边的床出院了,五分钟就来了新病人。等到我们出院的时候,我们预订了转运车,因为我妈卧床,所以等我办好出院手续了,转运车还没有来的时候,我们还在病房等候,新的病人已经坐在病房里等我们的床位了。我也是惊呆了。这个速度。我们这些住进来的都是有点关系的。 我妈当时还想能不能订个单人的VIP房呢。除非你关系够硬或者是医生的家属之类的。

终于出院回家了,那个空气都比医院里都是病人的各种气味还有卫生间难闻的味道要好太多了,我也可以伸开手脚睡个安稳的 觉了,好好休整了一段时间,觉得彻底恢复过来了才有力气来吐槽了。 中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医院这么差的条件,大家 还是一样连住院得靠抢啊。 我也理解他们根本不需要提高住院的环境质量也一样会人满为患的。也许这个医院是比较老的医院了,新的医院可能硬件条件各方面会好一点。但是这个医院的治疗效果名声什么的都比较好,所以我们还是选了这家医院。

不好意思,吐槽了一大堆,用国内的语言是大大的负能量了。至少妈妈出院了以后,情况有所好转,每天可以短暂的坐轮椅下去晒晒太阳,和小区里的老人们聊聊,而不是整天昏睡了,多少也是有点进步了。 这一趟住院就算值得的了。

 9  58     
评论 
百乐门 - 11/11/22 21:02

毛骨悚然,换了我,我真不敢保证不发疯。支持一下,坚持!

bluesea55 - 11/09/22 10:32

看样子因为疫情医院的情况比以前更加糟糕了。

几年前我老爸住院我回去陪了一个月,当时觉得每天没有最崩溃,只有更崩溃。

二世 - 11/09/22 11:53

为啥还有很多老中以前一直说中国医疗条件好,要回国养老。

Ares - 11/09/22 13:44

一直没想通!

光住这一项,无论如何也适应不了一个高楼小区挤上一两万人了。

二世 - 11/09/22 14:04

这个我能理解。人和人不一样。你们家每天带着狗狗疯跑,在中国没两天你家狗狗就消失了。很多老中并不需要太多户外活动。只要是江南空气还好的地方,家里精致一些就满意了。

Ares - 11/09/22 14:13

在欧洲市区住酒店的体会,不但窗户不能开,连窗帘也必须24小时拉上。否则对街邻居看的清清楚楚。中国小区楼房也差不多。

bluesea55 - 11/10/22 02:16

很多老中确实 可以回国养老, 假如

1。 有中国养老保险

2。三甲医院 在 中国住所附近,而且有熟人可以开后门进去 (没熟人免谈,有病大街或者家里等死)

3。国内有至亲 (必须是年轻一代)有闲 (上班请假)可以 帮助 manage 医院护工,和医院医生护士 每天沟通。我们子女在国外,语言不通,时差,文化一窍不通,是不可能在床边陪屎陪尿的。

满足这些条件的人还是不少,比如贪官 家属 小三,或者有人国内兄弟姐妹一大堆的,国内有权有势当官的亲戚的。对这些人,不会有 服务态度不好,服务质量不高的问题。

我们这样平头百姓,等我们七老八十,病的起不来时,病床边恐怕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等死。

Kotalpa - 11/10/22 08:06

是,像我们这种的真的想都不要想回国养老,国内一切都要靠关系。

wjmama - 11/10/22 10:02

我是非常不擅长搞关系这些的,现在为了家人,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好在朋友们是真的愿意帮助我,虽然我无以为报

bluesea55 - 11/11/22 00:54

抱抱你。感同身受。

我上一次也是,老爸病危,人在急诊室走廊里,根本无法住进病房,每天大出血。

狗急跳墙,我只能动用一切关系,开后门住进病房,抢救一个月,救回老爸一条命。我雇一个24小时专户,我每天白天盯在那里,晚上去养老院陪老年痴呆的妈妈。两头奔波,最后我自己差一点挂了。

wjmama - 11/11/22 07:00

抱抱你,这蜡烛两头烧啊,太不容易了

Ares - 11/11/22 09:19

我家亲友还算给力,目前来说我还不用太操心。若真的回不去了,只有靠他们了。

Kotalpa - 11/11/22 11:13

我爸当年肝癌手术的时候,最大的挑战不是病痛,而是如何把钱塞到医生的手里。我那时候刚上班,没多少积蓄,也没有多少人际关系处理的经验,真的是为难死我了,最后我是追到主刀医生的休息室里把钱塞给他的,那个医生只客气了几句就收下了,那可是我几个月的工资。

人参花 - 11/11/22 11:38

看哭我了。

二泉映月 - 11/11/22 12:38

😢

青箐 - 11/11/22 12:57

我姐夫的妈妈当年一次看病就被医生冷落,所以她让我姐夫考医学院,这是最好的决定。说真的,我家和我姐夫家这么多年全靠我姐夫的人脉,看病都顺,所以国内关系很重要。

Ares - 11/11/22 14:52

当年我表妹十几岁就诊断出腿上长了个肿瘤。手术前我舅给医生塞了几千块,结果是医生坦白这个手术没有必要做。。。

Julyshower - 11/08/22 21:17

本来还打算回去陪老爸过年呢,看了你的回国经历,被吓住了。

祝你接下来一切顺顺当当的。

Kotalpa - 11/08/22 16:45

我爸病重的时候,我去请求护士把他转到高干病房,我爸够资格,但是当时住在六人的大病房。那个护士瞟了我一眼,说:反正要死的人了,转什么转。

我一辈子都记得那句话,记得她的脸,天生刻薄相。

wjmama - 11/08/22 20:17

没人性,凉薄的本性暴露无遗

松柏的冰凌 - 11/08/22 20:59

我有印象。好像国人心地尖刻的多,长期提倡人间斗争搞的。同为华人的港台胞间关系好的多。

南半球夜猫 - 11/08/22 22:42

是的,大陆华人的心很硬,文革遗毒,一代传一代,大概几百年都洗不掉。我自己刚刚出国的时侯通过几件事惊觉自己冷漠麻木,说话也很冲,需要不断反省....

人参花 - 11/09/22 10:11

承认我曾经也是。

青箐 - 11/09/22 22:53

我们都要不停提高自己。

松柏的冰凌 - 11/11/22 05:30

大家都不用自我批评了。我们都是人,有爱有好的环境我们心中好的一面才能启发出来。但是年龄大了,我明白了一点,做为承上启下的社会中坚力量,我要给社会留下什么?给孩子们做什么榜样?

云卷云舒 - 11/08/22 13:59

看得让我后背发凉,太不容易了,希望你母亲身体状况越来越好!

wjmama - 11/08/22 20:18

谢谢祝福

青箐 - 11/08/22 09:48

辛苦了,都无语了。

人参花 - 11/08/22 15:44

一同无语🙄。

青箐 - 11/09/22 01:38

正想你呢,好久不见了。

人参花 - 11/09/22 10:09

亲,年底年初都是最忙的时候。我被那些个汇报总结弄得快疯了。谢你还惦记我。

Bamboo1993 - 11/08/22 08:48

想起多年前我爸手术住院,每天早上护士长威风凛凛地带着一众护士查房

wjmama - 11/08/22 20:18

真的是威风凛凛,呼啦啦一群人呼啸而过

Ares - 11/08/22 05:57

祝福

这几年的国产剧都把医院美化了,病房看起来一个比一个豪。

wjmama - 11/08/22 20:19

肯定有豪的,轮不到老百姓啊

Ares - 11/09/22 13:40

电视剧上演的是普通老百姓也住得起。我还信以为真呢。

松柏的冰凌 - 11/08/22 02:04

无语了,太不容易了。好歹出院了。祝愿一切顺利!

我想问一下,国内脑梗很普遍嘛?为什么?

wjmama - 11/08/22 20:21

不清楚,可能我们是神经内科就多一些这样的病的人,如果骨科,大概就骨折的病人比较多吧

lakelavon - 11/07/22 23:32

好辛苦。你真是孝顺女儿。祝福你妈妈身体更加好转

wjmama - 11/08/22 20:23

不算,平时不在身边,除了经济上,什么都做不了

Komorebi - 11/07/22 23:18

希望一切好起来,你和妈妈都easy 一点。

wjmama - 11/07/22 23:23

我也这么希望呢

总要注册 - 11/07/22 21:57

很惊讶请医院的护工难道不是护理病人的吗?如果他们连病人都不护理, 还有必要雇吗?

wjmama - 11/07/22 23:22

护理的,她们就做这些事啊,擦身,打饭,帮助侧身,其他的还是得靠陪护人员,她们也不能出去,一呆也是一年半载的

greenfinger - 11/07/22 21:07

谢谢你一直update国内的经历,听听就怕!中国的医院我一向恐惧,还得有门路才进得来,实在无语。希望你妈妈赶紧好起来也不负你的辛苦

wjmama - 11/07/22 23:22

谢谢你的祝福

南半球夜猫 - 11/07/22 21:05

看着真难过

wjmama - 11/07/22 23:22

没办法呀

polebear - 11/07/22 20:47

本来国内医院正常情况下已经让人感觉很难了,现在这种奇葩抗疫政策限制和措施,简直让人出离愤怒,却又无可奈何。pat,pat, 希望你妈妈能够慢慢恢复

wjmama - 11/07/22 21:12

是的,以前如果有人,可以轮换一下,不至于一个陪护累的半死,郁闷

猫老板 - 11/07/22 20:28

听着和去了一趟付费监狱似的

wjmama - 11/07/22 20:41

没错,还都上杆子的送钱

beauchat - 11/07/22 20:27

就知道国内医院陪护很折磨人,现在再加一个防疫借口,变本加厉。

wjmama - 11/07/22 20:43

是的,每个陪护的都疲惫不堪

xyz3 - 11/07/22 19:46

中国的各类资源分配是按照权力大小来的。所以是北京大于上海, 南京大于苏州。县城里面几乎啥都没有。医疗资源也聚集在首都,省城的。

wjmama - 11/07/22 20:43

普通人在下层

二泉映月 - 11/07/22 19:46

国内医院常常人山人海。

wjmama - 11/07/22 20:44

是,永远人山人海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