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工的美国梦

人参花

 

七月四号独立日那天,看到李师傅在微信朋友圈发的视频。他带全家去了费城独立广场。

 镜头中,李师傅的三个儿子都长高了不少,小儿子虎头虎脑在广场翻跟头,大儿子提了一把小提琴,还扎着领带,文质彬彬的样子好像在什么地方演出了。二儿子贴着文静秀丽的太太站着,太太则一脸满足地看着孩子们在笑。

 好一幅家和人兴旺的画面。虽然李师傅不在框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最幸福最满足的那个人。

 李师傅是一位装修工,三十多岁,本人是木匠,个子不高,瘦瘦的。他目光清澈,待人诚恳,举止间甚至有些许稚气,一点不社会,看不出来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带的装修队伍,也守时守规矩。原来我家住在东部的时候,请他帮我装修过房子。开始是个小项目,换一个淋浴喷头和浴室门。然后发现洗手池不配了,换了洗手池又发现地板砖太老旧,地板砖之后又换了全房子所有的门窗。有一段时间,李师傅和他的队伍陆陆续续一直在我家工作。我上班把钥匙放在门口垫子底下,他们自己开门进出。

 他有时候会拿来一些文件让我帮他看。渐渐地,也知道了一些他的故事。

 李师傅是福建人,家里兄弟好几个,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很穷。他没上几年学就辍学去学木匠,十几岁的时候,辗转到了美国。开始是跟着一个福建老乡的装修队干,除了木工也干泥瓦工和管道工,慢慢地和装修有关的都干。这孩子不惜力气,干活尽心尽力,追求完美,老板和顾客都喜欢。到了二十几岁,长成大小伙子的他,开始跟着别人去教会,在教会里认识了太太。他说,太太心眼儿好,从来没有看不起他们这种粗人,跟他说话时也尽显尊重。在教会里的一群姑娘中,太太家世好,长相秀丽,性格文静,也是他最心仪的姑娘。李师傅于是开始用心追求,两年后终于成功。结婚后,太太一连串儿生了三个儿子。

有了身份的李师傅如虎添翼,拉了队伍自己单干。在太太的帮助下学英语,考下了装修执照。买了一辆巨大的面包车,又拉货又拉人。队伍慢慢壮大,也开始雇自己的福建老乡。每天早晨,李师傅一路上挨个儿接了他的人,拉过来上班。中午拉着这一车人,浩浩荡荡去附近的自助餐吃午饭。晚上再挨个儿送回去。奇怪的是,他雇的人都跟他一个姓,有可能是来自一个村的老乡。

 我认识李师傅的时候,他已经有一个初具规模的装修队了。队伍里的固定人员有木匠小李还有管道工老李。

 老李比较年长,高,精瘦,基本不说话,就算说话也是我听不懂的方言。他只埋头干活。装修卫生间的时候他打前阵,第一天就把所有的旧水龙头和管道拆掉。下班回来,我第一次见识到墙皮后面黑黝黝的狼藉。接下来是换上新管道,各个接口必须连接得严丝合缝,以防漏水。然后就装上我早已千辛万苦挑出来的时尚水龙头了。

 小李是个高级木工,二十多岁,长得敦敦实实,特别爱笑。一说话先笑,一笑先露出两个虎牙。他手机玩儿得很溜,休息的时候,他一边刷手机,一边吞云吐雾抽着烟。透过烟雾,你能看到他无意中流露出的,和他年龄不符的沧桑。我家的楼梯斜对着大门口,最后一个台阶是圆形的。他说那是脸面,一定得做好。我以为是买一片相似的木头换上去,结果人家小李自己动手,用整片木头加热弯了一个,又打磨得溜光粉滑,漂亮极了。完工后,小李站在自己的成果旁边,一边露出虎牙解说,一边弯腰指指点点给我看,那对自己用了心的成果一脸的骄傲。让我深深地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

 除了基本队伍之外,有时候还会有不同的零工。有一位比较年长的师傅,专做木地板。他细心地把木头根据花纹先挑出来,拼对好,然后下手一气呵成装上。他一天到晚都蹲在地上干活儿,休息的时候到门外抽烟,我以为他会站立起来活动活动,但是他依然蹲着。我递给他一盒不知道谁拉下来的美国烟和凳子,他咧开缺了牙的嘴,满意地接过烟,对凳子挥了挥手表示不要,然后径自转过去身去继续蹲着。我看着他满是故事的后背,想不出来他直立的样子,他有多高?

 李师傅的队伍里缺电工,我请了一位波兰人来装顶灯。波兰人在天花板上钻几个洞,将电线走在木梁之间,管这叫钓鱼。装好灯后,再巧妙地把洞补上,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天花板曾经被动过。他还帮我拆过一堵墙,李师傅怕是承重墙不敢动。有一段时间我家有两支队伍在同时工作,我小心地将他们来的时间错开。

 于是看到一件有趣的事儿。

 李师傅来上班的头一件事,是跑去看波兰人干的活儿,波兰人来上班的头一件事,是跑去看李师傅他们干的活儿。彼此都很专业地评判一番对方的手艺,然后互相体恤地夸一番对方活儿干得漂亮,大有江湖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我当时都在想,这俩人如果见面了,会不会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扑过去狠狠拥抱对方。

 李师傅成功后也衣锦还乡过。每年都寄钱回去养父母,帮他的兄弟们盖房子娶媳妇儿。他说,如果他不出来,现在肯定也像其他兄弟们一样,农忙时面朝黄土背朝天刨地,农闲时走街串巷做木工。我事实上很佩服当年才十几岁的李师傅,决定走上一条生死未卜的不归路,辛勤奋斗了二十多年闯下一片天地,现在有能力腾出手来帮家人。

 搬离东部后,几年没有和李师傅联络过,但是一直常常看李师傅的朋友圈。知道他后来越做越大,开始买旧房子装修,然后卖掉。瘟疫期间居然还保持有活儿干有钱挣。全家出游的时候,应儿子的要求,也经常去博物馆之类有文化的地方。结婚纪念日那天更是全家出镜,李师傅站在明显高出他半头的太太旁边,一手搂着太太的肩膀,一手抚着小儿子的头,由衷地咧着嘴笑。另两个儿子依次站在两旁。

 最后他写道,“感谢老婆给了我一个家,感谢美国圆了我的梦”。



 9  16     
评论 
Ares - 07/14/22 18:28

买的第一栋房子翻新找的中国师傅做的,说的好听,干的活很差。号称他参与了李连杰在上海豪宅的修建。后来的美国师傅看了,直叫这是谁干的!就是很多缺斤短两的地方我们外行人不懂。

后来技术含量高的活还是找老美吧。虽然收费高,干出来的活满意。简单刷墙的事找劳模。

wjmama - 07/14/22 11:57

我也认识这样的李师傅,干活不是最精细的,但是及时卖力,肯吃苦,自己也买了房,可惜最近搬去大红州了。 

Kotalpa - 07/14/22 10:28

曾经知道一个女包工头,个子小小的,但是人非常机灵,每天风里来风力去带着几个大男人给别人装修,气场特别强大。她其实是跟着留学生老公出来的,头些年一直没有出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后来时间长了,老公嫌弃她了,就跟她离婚了。她一下子没有了任何经济上的依靠,就只好自己硬着头皮找事情做,不过我们没想到的是,她决定做包工头,可以想象当时有多艰难。一开始她杀熟,找自己认识的人要活儿,大家同情她,多少也答应让她做点小装修。后来时间长了,慢慢做起来了,才走上正轨。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如何。

Kotalpa - 07/14/22 10:23

洒下无数汗水和勤劳换来的美国梦更值得珍惜!

我家装修过几次,一开始找的白人装修师傅,磨洋工了半年才把事情做完,质量别提多差了。后来找的中国师傅,手艺特别好,人也非常勤劳。对比起来,真的觉得中国人做事就是特别认真。

松柏的冰凌 - 07/14/22 11:25

西方人也像富家子弟了,只干高级活了?不过我们西人街坊们的活干的好,要价高,是正当的。

qing_us - 07/13/22 23:28

这些吃苦耐劳的是美国立国之本,她的太太真是善良有眼光。

人参花 - 07/13/22 22:57

我们公司有好几个例子,都是高学历嫁了走廊里偶遇的装修工。

松柏的冰凌 - 07/14/22 05:54

蓝领技工挣的很多的。朋友就嘟囔说医生不如管道工。

松柏的冰凌 - 07/13/22 22:34

搞装修蛮吃香了。邻居家有几家都拉起小队伍搞装修(原来都有白领工作的,中年看不到更好前景)。我自己找不到人的话,也赶鸭子上架,修修补补的。只要有社会需求就有人干。

人参花 - 07/13/22 22:58

很吃香,好的还不好找。

南半球夜猫 - 07/13/22 22:31

我知道的好几个洋人女医生嫁builder,这样的婚配在国内没见过。不管怎么说普通人都起码有高中学历,人口素质不一样

猫老板 - 07/13/22 22:14

给我家干活的小伙从小移民美国,上大学期间就没兴趣读书跟着美国师傅当小工,毕业后出来自己干,生意不好不坏,说还有十万贷款没还清。小伙娶了高中同学,老婆现在是名校的大学教授,岳父母也是教音乐的后来移民美国,岳父好像在UC的哪个大学继续教书。第二代也没有什么门第观念,人各有志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

二泉映月 - 07/13/22 21:31

👍

polebear - 07/13/22 21:28

哇,真是让人感动,李师傅,他的太太,他的团队,他的家人,还有你!温暖温柔地待他们,尊重他们……

人参花 - 07/13/22 21:34

他们的美国梦实现起来比我们更难。

polebear - 07/13/22 21:37

是啊是啊!所以很感动,这个国家,只要努力,就有机会。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