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的饮酒史(2)

石头村

上大学后,同学一起聚餐,也就我会要求来瓶酒,因为我觉得聚餐不喝点酒就少了气氛。但似乎全班同学都没有喝过酒,基本上就是我自斟自饮,别人喝点饮料汽水之类的。不过后来也开始有同学想尝尝,于是就开始了他们的饮酒生涯。不过后来的几位酒林高手在当时并没有显现出成为高手的潜力。其中两人,曾经在大学毕业前宣称他们二人一起喝了一斤三两白酒。当然除了他们自己二人以外,没一个人相信。因为毕业前聚餐也挺多,酒也喝得不少,这二人从来没有表现出所宣称的实力,差的还不是一星半点。当然,那个时代多数同学还是不喝酒,或者酒量很低,完全找不出能够与我喝酒的对手。不过今天好几个在国内做老板或者高管的同学的酒量我是远远不能比了,也包括这二位中的一位。

其实喝酒要看心情,心情好的时候多喝点没事,但借酒浇愁的时候就容易醉,还有就是空腹喝酒也容易醉。我因为一直没有喝醉过,所以自我感觉酒量不错。但人生总会遇到滑铁卢,大学期间一年暑假,我与号称一斤三两的这位老朋友一起旅游,就因为空腹喝酒,导致了我人生第一次醉酒,也是最严重的醉酒。当然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这个名号,可以说是滴酒不沾,拥有这个名号是大学毕业前的事。他家是浙江的,我们一起到西安,上海,最后到了杭州。本来约定我们一起逛完杭州后,去他家住几天,然后我自己上黄山。我们一起畅游西湖,也有不少轶事以后再说。

到杭州的当天晚上,我们吃晚饭的时候我就想尝尝浙江的花雕酒,其实这是阅读鲁迅先生文章的情怀。于是来了半斤花雕,入口感觉就不像我们正常喝的酒,硬着头皮喝完了,但从此再也没有尝试了。无独有偶,等我回到家时,我哥的岳父,其实也是家父的老朋友,是中文系的教授,也说到川人喝黄酒的事。我小时候家父好多朋友经常来聊天,但我最喜欢听我哥的岳父说话。老先生长得气宇轩昂,一表人才,谈吐还特别幽默风趣,他那一年也去了杭州参加全国语文教学大会。他们大会期间肯定是会议伙食,一群四川老乡喜欢呆在一起。有一位四川老兄应该也是好酒之人,几天没有喝到酒大概也馋了,可是大会供应没有川酒,于是就要了点黄酒。一口黄酒下肚,这位四川老兄就大叫起来,这那里是酒,分明就是马尿。同桌的浙江老教授不高兴了,说道鲁迅先生当年就最爱喝黄酒,你怎么可以污蔑为马尿呢?面对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四川老兄只好道歉:不是马尿,用词不妥。不过还是不甘心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尿。

我们在杭州的最后一天去了灵隐寺和飞来峰,不过飞来峰在我这从大山里出来的人眼中就和一小土丘没有区别,所以实在没有留下什么印象。从飞来峰下来后,我俩就去楼外楼饭店吃饭。久闻楼外楼西湖醋鱼的大名,难得到此一游,到此肯定要品尝一下。于是就点了一条西湖醋鱼,再点了一个凉菜,我俩就坐下来等候。我一想,今日品尝著名的西湖醋鱼,怎么也得喝上一杯。当然不想再尝试花雕酒了,于是就想来一大杯啤酒。但饭店里面没有啤酒卖,同学就帮我到外面去买啤酒。但当他回来时,没有啤酒却拿了一瓶白酒,周围没有卖啤酒的。既然如此,只能白酒就醋鱼了。当时我俩很饿了,可是菜却半天上不来。我没事干,只好一口一口喝干酒,同学是一口酒没沾。就这样酒进去了不少,终于等到凉菜上来了,不过一盘凉菜还不够饥饿的我俩塞牙缝,转眼就没了。于是又变成了我干喝酒,就这样还没有等到西湖醋鱼上来,我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至于酒到底喝了多少,我自然是不知道了,但至少半瓶以上是肯定的。等到西湖醋鱼上来时,我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了。同学将我叫醒,我就尝了几口西湖醋鱼,然而当时味觉已经完全失灵,尝不出什么味道了。没吃几口就开始狂吐了,吐了饭店一地。然后同学搀扶着我一路摇晃到了外面草坪上,又躺卧大睡起来,醒后又开始吐。人生第一次醉酒的场合确实大煞风景,尤其在西湖天堂美景,绿草如茵的草坪上躺卧一个醉汉(其实是二人,同学也陪我躺卧在草地上),就如用沧浪之水濯其足,在高人雅士眼中是大煞风景之事。醉卧西湖君莫笑,不知谁是后来人。就因为醉了酒,第二天起来头还是很疼,就取消了去同学家的计划。我俩就分手了,同学乘长途车回家了,我则去码头乘船沿大运河去苏州了,继续我的旅行。

这次醉酒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从此之后,几乎一年,我是一滴白酒不沾。一口白酒下去,胃里就开始恶心,后来花了几年的时间才又慢慢开始适应白酒。当然后来也有多次喝醉的经历,但都没有第一次反应那么强烈。不过在国内的环境下,与朋友,家人经常聚餐,喝酒总是免不了的。后来出国后,就很少喝白酒了。可以说除了回国期间喝几杯,在国外喝白酒的时候屈指可数,当然后果就是我的酒量大幅下降。但就在这不多的喝白酒的经历中,居然还醉过两次。

 6  11     
评论 
polebear - 07/20/22 20:06

酒逢知己千杯少

Ares - 07/19/22 18:30

看完整篇,就是馋鱼!

石头村 - 07/19/22 22:08

我也至今不知西湖醋鱼到底是什么味道。

qing_us - 07/19/22 15:20

我上个星期就刚有一次空腹喝酒醉的快的经历,还在只是头痛,睡了一下午。

石头村 - 07/19/22 17:37

国人一般不太空腹喝酒,倒是白人空腹喝酒的很多。

恋子 - 07/19/22 12:33

我有过四次醉酒的经历:白酒三次,啤酒一次。自我总结:太难堪、太难受。

所以离开国内前的十年中,我基本上只喝啤酒了。

喝啤酒的最大好处就是:在你喝醉之前,你肯定已经喝饱了。

石头村 - 07/19/22 13:51

按照你的理论,喝到吐就为醉,啤酒还真不容易喝到吐。当然酒量太低的例外。

我曾有一哥们,有一天豁出去了,灌了两三瓶啤酒,结果真的一醉不起。

松柏的冰凌 - 07/19/22 12:14

石头浙江行,倍感亲切。我爷爷曾经任教浙江多个地区,城市。那年旅游去灵隐寺,馆长就是我爷爷的学生。灵隐寺属于博物馆的。

石头村 - 07/19/22 13:57

冰凌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出生。

二泉映月 - 07/19/22 11:41

空腹喝酒,酒精很快进入血液,反应会强一点。

石头村 - 07/19/22 11:58

酒精吸收得快,就容易醉。通常我是得有佳肴才来几杯的,结果这次鱼总不上来,算吃了一个大亏。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