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特别经历之--------举步为艰的酷热

我冇醉

讲了军中的冷,现在就讲讲军中的热吧。

 2005年8月,奉命调防到德国Landstuhl陆军医院,在一次集会中有一个沙展说要组成一个行军队去参加明年在荷兰举行International Four Day Marches Nijmegen(有关信息可上网查),这个每天100里的四天行军从1909年开始到2005年已举行了八十九届,每年有四万至五万的群众和五千左右的来自多国的军人参加。一百里是军人的路程,普通群众就有不同的里程的选择,军人还要负重不得少于20斤,路上有关口作检查,重量不够的就要被逼退出。有团队奖和个人奖,团队要有十一人以上,要至少有90%的队员完成四天的路程。如果哪团队少于90%的队员完成四天,那完成的队员就拿个人奖。

 自转军官后,以前早上的军操不用再去参加(但一年两次的体能测验一定要合格),体脂日增,惰性渐生,和士兵接触的时候也少了,这正是挑战自己的好机会,就报了名(还有十六个和我一样的傻瓜)。因为这不是正式的军方活动,军方除给一个星期不算假的方便外,差不多三百欧元的报名和在荷兰军营住宿的费用都要自己付。这支17个人的队伍就从2006年二月底开始到七月,每个星期六以每次不少于80里的路程在德国和法国的乡村与郊野练行军,一走就是八九个小时(以后有时间再详细写这段经历)。

 这四天行军对荷兰当地人来讲,这一个星期是狂欢节,沿途经过的村落都有乐队在演奏,大人都坐在路旁喝啤酒,小孩就向行军的队伍要礼品(我们都带上糖和一些小的礼物),荷兰人很喜欢美国人(二战美军解放荷兰)。一路都是“USA!USA!USA!”的呼叫声。行军的人也是趁机疯上一回,各国军人星期六就到达军营,有美,德,加,英,法,瑞典,瑞士,澳,荷兰等国的军人,营里有两个大啤酒帐篷,所有人是打算从星期六喝到星期五的(这也是我要参加的原因之一),Nijmegen城内也是人满为患,路上到处都是纸杯。星期天一班人还到阿姆斯丹走了一趟。

 行军第一天早上四点半就起床,五点半集合,六点分队出发,每队要在晚上六点半之前赶回来才算合格。刚组队时就已听说这四天的艰辛和恐怖,我们队的医疗护理(不算队员,骑单车)上一年有参加,讲了太多太多,其中有提到肿脚和在脚底加多一层棉胶布的事。我平时训练时是穿一对丝袜和两对棉袜,听他这么说,我就临时换上刚当兵时那对旧靴,留着平时训练的靴到最后两天穿,还到荷兰军的救护站加了层棉胶在脚底,What A Mistake,辛苦在后边等着我呢。

 虽说是一百里,但我们从营里走到起点也有五里,由于作出以上的临时改变,就还没开始的那五里路,我就知道麻烦了,旧靴比训练的靴少了两码,再加了层胶布,那脚逼得实在不行,在到起点前已觉得小脚趾已经起泡。开始后,就一拐一拐地换着着力点走了起来,不用多久那就变成了一种恒痛,每一步都是痛。我们是唱着军歌列队行走,每个队(不论国家)相近时,都会斗一回歌,看看哪队最响亮。正是这样的列队行走,自己不服输的牛脾气才令自己不掉队。

 那天的日头特毒,早上八九点时已热得不得了,路上一棵树也没有,每经过一个村都有人送上水,我们每个人自己都带水,所以限量的二十斤实际变成不少于三十斤,随着时间的过去,这几十斤就好像是百斤重。第一次补养休息时(一共三次),医务兵先为我们找好休息的地方,送上香蕉,橙和饮料来补充维他命,人们就吃着加了盐的干粮,也趁机换袜子,我将外面的两双袜换成一双,我不敢验查自己的脚,怕看了自己就走不下去,小便时留意尿的颜色。因为休息时,血运行不像走路快的缘故,休息后开始那几十步,两脚如针挑的痛,以后每次休息后,都作好心理准备,强逼自己起步。

 刚起步不久,就开始想着下一个休息点了。日头越来越毒,午后,其他国的军队已将长外服和军帽除掉,但美军没有变换制服的命令,我们还是长衫长裤。走路的运动发的内热和日头的酷热令我满脸通红,我自己觉得顶着个烤炉在走路,下午后就不时地往自己头上浇水,每过一个村庄,就叫人往自己身上泼水。当时在荷兰某路上有这样的情景,一个红脸关公,混身湿透,两目无神,气急败坏,一拐一披的跟着一队人在赶路,也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倒下。路上各国掉队的人数越来越多,每座高速桥底是都坐满了休息的人群,我们停下来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一次起步比一次起步艰难,看来每个人的情况也不见得比我好了多少,但十七人还是十七人。下午四点后,救护车的警笛不断。

 看见转入军营的小路时,大家精神一振,胸膛一挺,歌声也嘹亮,步伐也整齐了,我们回到营时是下午五点四十多,是仅有保持完整建制三队中的一队。稍作休息,第一件事是到去医疗站修理自己的脚,因为明天还要走路,越早处理越好,我自己不敢拿下那胶布,怕连皮也扒下来,其他人就由跟队的医疗兵处理。在医疗站,全是跟我一样的人,荷兰兵处理这伤已有百年历史了。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脚,惨不忍睹,每只脚有一个大水泡,从脚板底到脚面连成一个大泡,大脚趾的趾甲是黑色的(后来都整个掉落了),小脚趾澄澄的亮,脚跟的两侧也有不少泡。医务人员小心奕奕地将胶布拿下,并将泡挑了,然后消毒。回到宿舍时,平时的酒友已在喝酒,痛归痛,酒归酒,辛苦了一天,那能不犒劳犒劳自己。

 在等的时候,不好的消息不断传来,今天的气温超过华氏一百度,已有一人中暑身亡,两个美兵在危险期,七千多人中暑,当地所有的医院爆满,有无数人还没归队等等。散兵游勇陆陆续续地回来,一直持续到零晨。晚上十一点,有个大集会,说明天预告气温还是在一百度以上,荷兰政府取消以后三天的行军,这是九十多年来的第一次。

 如果不取消的话,我能不能走完也是个未知数,脚伤的太严重,跟医务兵要了口18号针,之后几天还要为两个大脚趾放血。

 11  27     
评论 
人参花 - 01/14/22 19:08

我佩服得不要不要滴!太需要毅力了。我肯定不行。

Kotalpa  - 01/14/22 16:48

看的我脚都跟着疼,你真厉害,都那样了还没掉队,毅力可嘉!中暑牺牲的那位士兵真的有点可惜,没死在战场上。

我冇醉 - 01/14/22 18:44

我是十七人军阶最高,又是唯一的东方人,就这两个原因,砍掉脚也要爬完这四天。

Kotalpa  - 01/14/22 19:47

大赞!👍👍👍🌹

qing_us - 01/14/22 22:07

喜欢你的这些文章,多写啊。

polebear - 01/14/22 22:18

👍👍这个态度和精神

我冇醉 - 01/14/22 18:46

中署的那个是平民,好像是84岁,已参加这活动五十多年了

四季 - 01/14/22 10:43

就算不在front line,还是有危险哎。

我冇醉 - 01/14/22 12:33

野外好过坐办公室,不要用脑

qing_us - 01/14/22 00:03

我看的都惊心动魄,太需要毅力了💪

我冇醉 - 01/14/22 12:31

我就是牛颈的人

wjmama - 01/14/22 16:55

非常同意哈

polebear - 01/13/22 22:39

“沙展”是什么意思呢?

qing_us - 01/14/22 00:02

同问?

beauchat - 01/14/22 12:12

Sergeant. 你们港剧看少了😆

我冇醉 - 01/14/22 12:30

就是士官

polebear - 01/14/22 22:18

谢谢解惑😄😄

Ares - 01/13/22 22:38

请问您说的里是哪个里?

我冇醉 - 01/14/22 12:29

小里,就是五十公里,我们平均是1小时5公里,也走了十多过小时

Ares - 01/14/22 13:16

我也觉得公里不太可能。

一百度高温,100华里也就相当于100公里了。

穿登山鞋会不会比军鞋好很多?

南半球夜猫  - 01/13/22 22:16

又冷又热,当兵不打仗也不能高枕无忧

我冇醉 - 01/14/22 12:28

多流汗少流血

蒙城的冰凌 - 01/13/22 22:15

哇!跟你们军人一比。我走的多点,一个大姆指甲有点脱离了。自恋了好久。

蒙城的冰凌 - 01/13/22 22:18

不过,需要的时候。我也可以不怕苦不怕累。怕不怕死?不知道。

我冇醉 - 01/14/22 12:27

大多人都可以,只是没人没事去背几十斤去行百里路

polebear - 01/13/22 21:43

太有意思了!这些经历真是unique, 还是在文明国家比较fun, 虽然大热天让你们受委屈了

我冇醉 - 01/14/22 12:26

经历难得

   标签分类